《社評》職業「網紅」的代價
2019/03/15

近年來網紅浪潮興起,以冷酷表情打招呼開場的百萬網紅YouTuber「理科太太」代言出包,上周在社群媒體上傳「子宮頸癌自我採檢工具」開箱影片,附上業者網址並標註是「工商時間」,沒想到不到一周,影片創下十六萬人點閱率及八千個分享,但北市衛生局初步認定為非法醫療器材廣告,將對理科太太與業者進行調查,確認違法最高可罰五百萬元。

面對網路原生代(一九九○年代後出生)來說,習慣透過網路汲取各種資訊,容易將曝光率高、擁有影響力的網紅視為偶像,加上媒體不時大篇幅報導,網紅年收入動輒破百萬元甚至千萬元,都帶動年輕人對「網紅」這個職業的嚮往。

但網紅這一行,真如想像既能盡情展現自我特色,又能輕鬆創造財富嗎?據國外研究,就算經營影音頻道,每月可吸引一百多萬人次觀看,但靠著廣告分潤,每年約可獲得臺幣五十萬元,只能勉強跨過美國的貧窮線,除必須忍受收入不穩定,還必須具備多元能力,例如影音拍攝剪接技能、清晰的表達能力、良好的溝通技巧等,還需不斷的充實自己,才能提供豐富、專業的頻道內容。

當網紅時代來臨,建立個人品牌,凸顯自我價值,才能保有競爭力,而台灣優勢在於技術、人才與內容規劃的專業性,為讓直播平台能獲得良好發展環境並走入國際,除靠新媒體自律外,政府應鼓勵內容與經營創新、提供良好協助及健全直播內容或規範相關法律完善等,如此一來台灣許多中小企業若欲往國際市場布局,商品銷售上除仰賴國際電商平台外,或許串接至直播平台也可成為另一個思考途徑,值得政府參考。

當「網紅」這樣的職業,成為年輕人嚮往的工作選項之一時,父母親如何在教育過程中,幫助兒女了解新興職業的內涵,增強未來工作所需的技能及建立正確的價值觀,都是不可忽略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