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鼓勵公務員取得特定專長取銷「聘約人員人事條例」
2020/07/13

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為了改善公家機關約聘人員工作制度,打算提出「聘約人員人事條例」草案,規劃如果約聘人員超過三年,可以取得職等職稱。此項草案招來不少質疑,多數人認為是蔡政府酬庸制度的翻版,並且是公開普及化;但是卻有人認為將公家機關約聘人員工作制度化,有利政府招攬專才,就目前各界反應,誠然負面多於正面,蔡政府應該三思,以免落人口實。

回溯既往,陳水扁執政時,考試院長姚嘉文擬將國家文官體制的資格任用考試,改為資格考,也就是將國家公務員的國考改為給予任用資格的考試,不予分發派用,取得資格之後,要擔任公務員,還要自已去找職缺,必須央三託四找關係,此一構想傳開之後,立即引來各界撻伐,指稱屆時有資格的人彼此互相找關係競爭同一職位時,將付出社會成本,並且讓主管有上下其手的機會,該案最後在社會輿論壓力之下,無疾而終。

再回想一下台灣戒嚴時期在威權統治之下,有所謂「技術人員任用條例」,被認為是國民黨政府操作文官體係的工具,也被指責破壞文官制度,引起諸多不平之聲,中央政府無法承擔社會的譴責,九十一年初正式宣布廢止,希望民進黨蔡英文政府引以為鑒,勿再重蹈覆轍。

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長施能傑表示,約聘人員不可成變成公務員,草案僅是讓特定領域的資深約聘人員經審定後,能有職稱,在機關裡面扮演一定角色。

首先,這種說詞完全含糊其辭,明明依草案所述是有職稱職等,那麼與公務員有何差異?其次,所謂的「特定領域」,好像是小範圍而已,但是如果真的草案通過,可以確定會普及化的實施,因為人事行政總處已經表示,政府契約進用人員的適用規定散見於各種法令規章,對於用人效率產生影響,所以才擬訂本草案,政府統一實施,何來「特定領域」?何況各機關首長掌握到「聘約人員人事條例」的尚方寶劍後,如何飛舞誰也無法掌握,是「舞向自已」循私圖利自己撈好處,或為國舉才,誰都不知,這種容易產生弊端的法令為何會有草案出現?

有些學者批評「聘約人員人事條例」是對國家文官考選制度嚴重的破壞,形成公然開後門,只要與當權者攀上關係或用人情壓力或金錢行賄,就可當官,當然因此得官,上任之後也要「撈回來」,官箴敗壞可能更嚴重。

整個文官體制可能崩壞,目前各級政府暨公家機關用人原則,當然以依國家考試及格公務員為主,能不用約聘人員儘量不要用,以免增加人事費用的負擔,一旦有「聘約人員人事條例」後,某些政府暨公家機關首長,可能會顛倒過來,少用正式公務員,多用聘約人員,屆時文官體制可能無法維持。

「聘約人員人事條例」草案強調的是「特定領域」,如果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肯用心的話,何不擬訂「公務人員進修特定專長鼓勵暨升遷辦法」,讓政府在現有公職體係之下培養自已的特定領域專才,豈不更為實際,又免落人口實,此法又可把像一池死水的文官體制變成活水,一舉數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