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4)賦稅人權照過來 歐美、台灣比一比
【文/李誠信】 2018/08/26

▲(左)各國納稅人權利保障組織比較。 (右)黃靖珣請教各國法官、稅法領域專家,從法律角度,比較各國賦稅人權環境與台灣的差異。
司法機關執法人員黃靖珣近兩年參加數場國際人權會議,親自請教各國法官、稅法領域專家,她從法律角度,比較各國賦稅人權環境與台灣的差異,「賦稅人權是各國都開始重視的議題。」
歐美重公平透明穩定 台灣行政裁量權過大

歐美賦稅政策站在協助納稅者立場

2015年美國稅務局發布重要規範Commissioner of Internal Revenue及公開網站明示,人民享有被告知資訊、支付正確稅額、質疑國稅局立場、申訴及享有公平公正稅制等權利,可以透過納稅人權利保護機制,尋求稅務及法律上協助。而在丹麥賦稅人權會議中,賦稅基金會量化分析中心主任Mr. Kyle Pomerleau也表示,健全的賦稅政策應有的特性為中立、簡單、透明、穩定,顯示稅務機關與人民對話和合作的重要性。

反觀台灣稅捐稽徵實務,行政機關裁量權過大,9千多則解釋函令,未經立法院審議,司法院大法官700多則解釋憲法中,有高達110多則是稅法解釋,約占總量的1/7,其中有13則解釋函令宣告違憲,可說是違憲慣犯。黃靖珣指出,「課稅應該要嚴守法律保留原則,行政機關片面透過函令便宜行事課稅,人民無法預測查詢函令內容,甚至常用協商方式要人民多少繳一點,造成稅務的不透明、不穩定也不合理。」

納稅人權利保障:獨立於財稅機關VS官派魁儡

歐美各國納稅人權利保障之組織,成員多為稅務專業的律師、會計師,作為稅務機關和納稅人的溝通、宣傳橋梁,也可以協助申訴,還可以直接跟國會提出觀察報告,不會受財稅機關牽制。反觀台灣,坐實「官官相護」專制陋習,納保官是官派魁儡?!2017年12月28日實施的納稅者權利保護法,雖然特別設立納稅者權利保護官,財政部竟自行發布由各區國稅局有10年以上經驗、薦任8職等以上、考績良好者擔任納保官,變成「球員兼裁判」失去監督和為人民發聲的功能,架空當初納保法設置納保官的目的。

稅務訴訟人民勝訴率:捷克50%、荷蘭30%,台灣僅6%

捷克稅務案件人民勝訴率大約可以達到50%,而且最高行政法院還會每年彙整稅務機關違法樣態,避免錯誤再犯;而荷蘭行政法院判決人民的勝訴率大約30%左右,原則上行政法院會直接裁判,不會有發回給行政機關重為處分的情形,人民的勝訴獲得終局裁判。

我國行政法院長期背負「敗訴法院」汙名,根據學者統計行政法院人民稅務訴訟的勝訴率不到6%;稅務法官的專業養成竟然是請資深稅務人員來授課,如此稅務法官幾乎難以挑戰稅務機關的見解。最令人詬病的是,行政法院針對稅務案件鮮少自為判決,縱使人民勝訴還是發回原處分機關另為適法處分,讓人民來回在訴訟程序中輪迴,喪失司法監督行政、定紛止爭的功能。

漏稅罰則:非洲0.2倍,美、日、英1倍以下,台灣10倍

在台灣捐稽徵單位對漏稅罰則倍數是否有過高的問題?普華商務法律事務所蔡朝安律師曾於「漏稅罰與比例原則」研討會中比較各國與台灣的漏稅罰款比例指出,日本一般為0.1~0.15倍,重大情形則為0.35~0.4倍;美國一般0.2~0.3倍, 重大情形則為0.75倍;英國一般0.3~0.7倍,重大情形則為1倍;台大法律系兼任教授葛克昌甚至指出非洲罰則僅約0.2倍;但是台灣動輒高於本稅1至10倍罰鍰,而且完全取決於行政機關裁量,導致個人負債累累、企業面臨倒閉實不利經濟發展,因此裁罰倍數雖為立法範疇,但應符合比例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