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 (12)奢侈稅牴觸憲法保障的生存權
【文/李樹】 2018/10/20

輔仁大學學士後法律學系專任助理教授邱晨表示,有些奢侈稅災案例明明都有自住事實,且有相關繳費單據足以證明,只因支付房貸經濟壓力或學區就學環境等考量因素(非規避稅捐),而沒有遷入戶籍,無法符合特銷稅第五條之規定,就被國稅局補徵奢侈稅並處一倍罰鍰。

奢侈稅立法之目的是為了避免短期交易規避稅捐義務,主要是社會目的,而不是財政目的稅捐。然立法卻綁在有沒有遷入戶籍的形式要件,不符合台灣真實的現況。「立法裁量還是要有憲法界限,憲法所保障的基本生存權,是不可以用稅捐干預的。」邱晨指出,行政法院認為戶籍是立法裁量事項的見解,已經忘了憲法的界限。她引述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在討論基本免稅額的論述,強調「立法者有立法形成自由,但要有憲法界限。」如同所得稅報稅是以家戶申報撫養父母,也不必住在一起,為何奢侈稅卻沒這樣做?如果沒有貼近事實的考量,立法本身就有問題。

稅捐處罰應全面性檢討修法

邱晨指出,「不只奢侈稅案例,台灣的稅捐處罰一直以來都有很大的問題,需要做全面性檢討。」目前稅捐實際狀況,稅捐秩序罰沒有最高的限額,像是罰以漏稅額的2倍,對納稅義務人本身的稅捐責難程度來說,是不合理。邱晨參考德國法的經驗,提出二點修法的思考方向:一、稅捐罰宜以故意及重大過失為原則;二、漏稅罰鍰額度宜上限規定,一定要修法。

邱晨建議立法在考量政策之外,重要的是到底合不合於憲法的原理原則,尤其是台灣從自由法治走向社會法治國家,基本上國家對人民的稅捐手段,除了徵稅的目的之外,不能夠透過徵稅的手段限制人民受憲法保障的生存權或家庭婚姻權利。她呼籲「立法時,必須思考憲法所保障人民的生存權要怎麼樣去實現,這是立法的界限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