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 (12)奢侈稅導致人民對政府失去信賴?
【文/林歆芙】 2018/10/20

▲葛克昌教授表示,奢侈稅本來是要抑制短期交易炒房,卻成效不彰,反而傷及無辜。
「人民買賣沒賺錢,但政府一定要課到稅?這是奢侈稅的精神嗎?」稅災戶李泳賢先生表示,自己不懂稅法,2011年第一次買房自住,因經濟問題,在一年內賣掉房屋,雖有入住事實,也有證據,只因未遷入戶籍,而被課以賣價15%奢侈稅及一倍罰款,共計二百多萬元,至今仍被強制執行中,每月從薪水扣2.2萬。他痛批,當時政府說奢侈稅不會傷及無辜,如今他不敢再相信政府的政策,感覺是說一套做一套。

東吳大學法律系專任客座教授葛克昌表示,奢侈稅本來是要抑制短期交易炒房,卻成效不彰,反而傷及無辜,諸如因孩子學籍問題而戶籍未遷入、生意失敗被拍賣、無法還房貸被銀行追繳、離婚不得已處分房產等原因。課稅精神本應是有所得才課稅,卻以賣價課稅,處罰金額又無上限。「稅法本應遵守最嚴格正常法律程序,稅單應載明法律依據與理由,卻以僅能代表稅捐單位見解的函釋為依據。」葛克昌指出,納保法制定至今,仍未見法官以納保法第一條基於人民生存、工作或財產權之保障,以及正當法律程序等為由解釋,其實奢侈稅就應用這條解釋。

處罰應有故意過失才能成立

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陳清秀指出,奢侈稅沒遵循量能課稅原則,實際上卻變成誘導、管制的政策目的稅,干預市場與人民契約及營業自由,又未符合比例原則;處罰應有故意過失才能成立,但人民並非刻意炒房,卻也納入課稅範圍又受罰,已違反憲法上有責任始有處罰之基本原則。

陳清秀指出,最高行政法院在(民國)106年度判字第417號判決強調應著重「有自住事實」之經濟實質,而不應拘泥於「戶籍登記」之外觀法律形式上要件,值得肯定。他表示,財產處分之自由,關係到財產權的保障,也關係到生存權的維護與貫徹;如果因為經濟環境的變動,而處分僅有一戶之自住房地,卻要被課特銷稅,即有違憲之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