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 (12)全民拼稅改-台灣之痛 奢侈稅釀稅災
【文/林歆芙】 2018/10/20

▲法稅改革聯盟與東吳財稅法研究中心、台灣稅法協會舉辦座談會,邀請專家學者針對奢侈稅條文有否違憲,罰鍰是否合宜,深入探討。(左至右:邱晨助理教授、陳清秀教授、黃俊杰教授)
惡法亦法?備受爭議的奢侈稅讓人民成為無辜的犧牲者,再次印證錯誤政策比貪汙更可怕。今(2018)年9月29日東吳財稅法研究中心、法稅改革聯盟與台灣稅法協會於東吳大學城中校區舉辦「特種貨物及勞務稅(奢侈稅)部分條文違憲疑義」座談會,針對奢侈稅條文有否違憲?罰鍰是否合宜?邀請專家學者深入探討。東吳大學法律系專任客座教授葛克昌、教授陳清秀、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系教授黃俊杰、輔仁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邱晨等人,分別就奢侈稅涉及違憲之處,層層剖析提出建言,希望為無辜稅災戶提供解套辦法。當場奢侈稅稅災戶現身說法,痛批政策倉促上路的悲慘遭遇。

剝皮奢侈稅殃及無辜釀稅災

近年各界沸沸揚揚討論的「奢侈稅」,全名為「特種貨物及勞務稅條例」(簡稱特銷稅),於2011年6月1日起正式施行,從財政部提出草案到立法院三讀通過,前後不到三個月,當初立法原意在於打房,孰料倉促推出,上路後問題一大堆,雖然宣稱不會殃及小民,但卻造成許多非投機炒房的一般民眾、首購族深陷稅災,引起各界撻伐。

2016年1月1日實施房地合一實價課稅後,不動產部分的奢侈稅走入歷史;實施四年半以來,房市交易冷了,短進短出的投機客幾乎從市場消失了,但未諳條文的無辜稅災戶至今仍在承受重稅重罰的苦果。而因農地、工業用地等非都市計畫土地排除在外,投機炒作的資金轉往大都會外圍地區流竄,導致非都市房價反而急漲,更突顯奢侈稅治標不治本的侷限性。

奢侈稅制定時,列出不少排除條款,包括自住、因工作因素賣屋可免課奢侈稅等,對專業投資客來說,這些是鑽漏洞逃稅的管道,但對一般民眾而言,以為只要是「自住」,二年內賣出可以免稅。殊不知若未遷入戶籍,或曾短暫出租、借公司登記使用等,都不適用財政部對「自住」的定義,仍被課重稅重罰。奢侈稅並沒有達到抑制炒房等社會政策目的,不僅房價未跌,人民依舊買不起一間房,甚至留下嚴重的後遺症難以解決;包括房仲相關產業逐漸衰退、老舊社區都更停滯及因高額稅金衍生的交屋糾紛等。

官僚一意孤行 錯誤政策比貪汙更可怕

前財政部長張盛和時代從證所稅到奢侈稅,政策一改再改,卻一直沒有提出完整的稅制改革政策,各界強烈批評財政部完全是悶著頭蠻幹,對台灣的「悶」經濟,一點幫助都沒有。監察院在糾查報告直批張盛和錯誤的政策比貪汙更可怕,造成不少稅災戶暗夜哭泣,求助無門,也嚴重傷害人民對國家的信賴。
回顧張盛和上台後推出的財稅政策頻頻出包,「投資亞投行最差是22億變壁紙而已」、「推動囤房稅、房地合一實價課稅,打趴房市,造成當年房市交易總額重挫24%」、「提出健全財政補充方案,不利內資,獨厚外資,導致本土企業以假外資回台淘金,貧富差距愈來愈大」、「證所稅讓台股市值蒸發2.2兆元、全年資金外流154億美元。立法委員要張盛和道歉,他回嗆:『無歉可道』」、「證交稅3年短收近800億」等,不勝枚舉。其中「奢侈稅」殃及無辜,侵害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各界督促政府要重視此問題。更希望非政大財稅幫的蘇建榮部長,能有不同的思維,積極解決稅務亂象和冤錯稅案,為我國的財稅體制帶來新氣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