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 (13)無證據就無心證 法官也要守法
【文/張琳】 2018/10/27

▲張靜表示,證據法則無法落實,要發現真實與公平正義都是空談。
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張靜律師指出,自由心證是針對「證明力」而言,就「證據能力」之認定上並無自由心證之適用可言。沒有證據能力之證據方法,根本不能算是證據,只有經認定有證據能力之證據(方法),才能經自由心證判斷其證明力之強弱與是否可採信。有沒有「證據能力」?是根據法律的規定,絕非藉自由心證來判斷;而自由心證要遵守的是不得違反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並且必須以有證據能力之證據(方法)為自由心證之前提,沒有證據能力之證據(方法),就無法成為自由心證下可得判斷的證據。「故無證據就無心證,自由心證與證據能力是兩個不同的層次,不可混為一談。」

引起各界矚目的太極門稅務爭訟案件,突顯自由心證遭濫用的問題。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民國)104年度訴字第228號判決駁回太極門之訴,判決理由指出:「行政訴訟採自由心證主義,所有人、物均得為證據,並無證據方法或證據能力之限制。」張靜痛批,台中高等行政法院非但錯誤地將證據能力界定為證據方法,更將自由心證與證據方法及證據能力混為一談,可見承辦此案之三位合議庭法官根本完全不懂證據法則,讓人質疑他們根本沒有當法官之專業適格,而他們居然都當了一、二十年的法官,「真是可悲、可嘆更可惡!」這樣完全沒有證據專業的法官,是造成行政法院成為駁回法院或人民敗訴法院的重要原因之一,難怪人民打不贏稅務官司。

所幸,今年7月26日最高行政法院將原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廢棄,張靜指出,從判決理由可知,原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之判決有許多違背法令之處,且都與違反證據法則有關。張靜說,從這份最高行政法院判決足以證明發現真實與公平正義要能確保,必須以證據法則的落實為前提,證據法則無法落實,要發現真實與公平正義都是空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