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29)國稅局凌駕司法 台灣法治生病了
【文/林芯瑩】 2019/01/10

▲太極門弟子長期承受烏龍稅災的痛苦煎熬,78歲阿媽和孫女相擁而泣,對記者控訴國稅局非法對太極門課稅查封拍賣道館。
真理大學法律系吳景欽教授:「犯罪所得,用沒收;如果不是犯罪所得,就用課稅,這是不能兩立的。」他(侯寬仁)在偵查過程中,在判決確定前,就把訊息透露給稅捐機關去查稅,這個事實上很矛盾,同時也違反「一行為不二罰」。「如果說一個行政機關,可以不尊重刑事確定的判決,自己在那邊查,真的不曉得所謂的法治國家到底是什麼意思?」雖然說三權分立,但是司法權一定是最高的,尤其是判決已經確定的,行政機關恣意去否定法院的判決?!我們號稱「人權立國」真的不曉得是什麼意思?「太極門案件凸顯的,絕對不是個案,如果這個問題沒有解決的話,到時候可就不是千滴淚,是千古怒、萬古怒。」

怒!敬師禮,被官員用來誣陷我師父!

太極門受函查弟子代表唐春有:「財政部訴願委員會五次撤銷課稅處分,每次都要求國稅局查明敬師禮的性質,不是查明金額。」國稅局竟然在發單五年後才開始調查,發了函查表,我們每個都講贈與,結果他們把函查表藏起來,欺騙財政部訴願委員會,中區寫在公文上面說我們只有5個人贈與,台北國稅局說我們9個人。「這邊明明至少有30個人站在這邊,還在欺騙我們,還睜眼說瞎話。」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還有最高行政法院,看了我們的函查表,判決認定敬師禮就是贈與,所以當時也判國稅局輸。再來,監察院也看到函查表,做出調查意見,也說我們敬師禮是贈與,結果他們(國稅局)回覆監察院的公文上面說什麼呢?說我們沒有一個人說是贈與!「政府不是應該要保護人民嗎?為什麼變這個樣子呢?」

「太極門沒有會員,也沒有什麼學員,也沒有老師,就只有兩個字,師徒!」「就算要課稅也是課我,課『贈與人』,不是課『受贈人』,而且一年只要不超過一百萬,那個時候是一百萬,關他們什麼事?憑什麼來認定我跟我師父之間的贈與關係?」

「這十幾年來,我們太極門弟子,非常非常痛苦,當初包個敬師禮贈與給我的師父,變成這些官員用來誣陷我師父的罪證!我們每一個人都痛苦,暗夜悲泣,每個人淚都已經流到不能再流了! 」

揭開財稅黑箱 誰偷藏函查表?

立委田秋堇:訴願委員會五次撤銷課稅處分,要求國稅局要去調查敬師禮的性質,結果函查表都說是敬師禮,但是國稅局卻隱匿,沒有把這個交給訴願委員會!!

立委康世儒:你們(財稅官員)執意把證據說只有9位,現在人都在這裡,資料提供給你看,滿地都是,你們明明知道已經是錯的,還要一味的錯下去,這樣不好。

立委羅淑蕾:太極門弟子都願意站出來講話,這才是實質證據。200多位受函查的這一群人,都願意站出來說,當初是用跪著拿給師父的,是一個敬師禮。「假如太極門的案子沒有解決的話,根本租稅就沒有人權了!」
國稅局開單五年,稅單被撤銷五次之後才依訴願撤銷意旨進行調查,函查結果已經證明敬師禮是贈與,卻將函查回函隱匿,不但沒有依法提供掌門人夫婦辯明,更沒有提供訴願會及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審酌,甚至拒絕代理人閱取函查表相關資料,嚴重侵害人民受憲法保障之訴願權及訴訟權,更侵害訴願會和行政法院依法調查審理之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