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33)司法院找正義 檢察官要扛新時代任務?!
【文/李誠信】 2019/02/16

▲法稅改革聯盟及平反1219行動聯盟陪同稅災戶,對違法開單的稅務人員提告。
法稅改革聯盟及平反1219行動聯盟陪同稅災戶,對違法開單的稅務人員提告。

法稅改革聯盟呼籲,政府應該深刻反省,為什麼84.6%的人民不相信司法,76.5%的人民不相信檢察官?行政法院變成敗訴法院、駁回法院?

1月29日稅災戶站出來,按鈴申告刑法第129條違法徵收罪。當天,數百位黃背心民眾包圍台北國稅局,不少稅災戶出面控訴受害遭遇,尤其,財政部今年再度編列高達1.3億無法源依據的稅務獎勵金引發高度爭議,不僅違法,更被視為邪惡根源,被認為是稅災氾濫的禍首。民眾呼籲財稅貪官不要再為了自己的績效及對上級長官交差了事,而對可憐的稅災戶們一再開出違法稅單。法稅改革聯盟及平反1219行動聯盟陪同稅災戶前往台北地檢署,對違法開單的稅務人員提告。

台灣陪審團協會前理事長張靜律師表示,他擔任過4年半的檢察官,稅務員違法開單,就觸犯了刑法第129條的違法徵收罪,這是有史以來人民第一次公開控告違法徵稅的官員,提告是給檢察官為民伸張司法正義的機會。張靜呼籲稅務員勿再非法徵收,也期勉檢察官莫再官官相護,發揮偵查權、打擊犯罪,包括國家公務員濫收稅捐的行為,整飭稅務秩序,讓人民免於財產被剝奪的恐懼。

陳志龍表示,憲法第19條規定,納稅要「依據法律」;然而,稅捐機關不依照稅捐稽徵法,而是依照解釋函令課稅,就是沒有經過立法院,是脫出法律、不按證據的課稅,就是違反租稅法定主義的違法徵收。稅務機關恣意地開出沒有法律依據的天價稅單,然後「再協商稅額」,這個就是違反「法定原則」,進入稅務人員的「意定」。這種恣意認定的稅務實務,戕害台灣法稅正義,顯然就是明知違法所做的徵收。

陳志龍直指這是筆「邪惡」的錢,自肥收錢的人恐涉貪污重罪。檢察官在法治國是「革命之子」,負有摘奸發伏的司法角色,以前在民國30年有對違法徵收判罪。「台北地檢署邢泰釗檢察長,在這歷史的關鍵,應該起訴這些不法的稅吏,打破以前保守、官官相護的台灣檢察史,開創檢察官的時代使命。」

太極門弟子劉明哲博士沉痛地指出,「堂上一點硃,百姓千滴血」、「堂上一點硃,百姓萬滴淚」,若非無計可施,人民斷不會按鈴申告。2018年最高行政法院判決證實太極門的本質就是氣功武術修行門派,更加證實本案當時是檢察官和國稅局自始違反程序正義、程序正當性及法律正當性,根本不應該起訴,更不應該課稅之案件。1997-1999年教育部以公文及於立法院公聽會三度表示太極門不是補習班。2002年監察院自動調查,認定檢察官侯寬仁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嚴重侵害人權,詳列侯寬仁偵辦太極門案涉犯違反偵查不公開、違法搜索、違法凍結資產、僭越職權,命各縣市政府對各道館封館、嚴重違反科學辦案、戕害司法威信等八項重大違法,並移送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且認定起訴書與證據資料扞格矛盾,據以提起公訴,不符證據法則,侯寬仁也自承未予調查。2009年監察院二度調查,認定國稅局有未善盡覈實調查、核定之責,未依職權釐清案關所得性質,未盡對納稅義務人有利、不利部分均應注意之責等七項重大違法。負責調查之監察委員錢林慧君公開表示每一項糾正,國稅局就說:「啊!我們弄錯了!」她也向財政部長表示:「這個案子明顯你們錯了,該結案了吧!」沒想到至今23年仍未解決。
國稅局不但無視監院調查糾正,持續違法課稅,且侯寬仁違法凍結資產、國稅局重複禁止處分,2007年三審已判決無罪無稅,至今卻仍強占民產,甚至以隱匿證據、偽造文書的手段違法移送拍賣,搶奪民產,剝奪人民財產權。不但違反人道精神,更嚴重侵害人權,違反憲法及國際人權兩公約。

2007年刑事三審級法院判決確定無罪無稅,並認定弟子之敬師禮為贈與,依法屬免稅所得,弟子互助代辦並非營利販售,與掌門人夫婦無關,遭羈押的被告更獲得國家冤獄賠償。2012年國稅局依行政院跨會決議進行之公告調查結果,7,401分證據100%表示敬師禮是贈與,與刑事判決結果一致,根本沒有課稅問題。而最高行政法院也三度判決確認國稅局之課稅處分違法,行政法院及財政部訴願會已18次判國稅局輸,但是至今國稅局仍沒有撤銷違法稅單。劉明哲呼籲檢察長依法辦案,為民伸張正義。為了台灣更美好的未來,劉明哲期望稅災戶能勇敢站出來,一起捍衛賦稅人權!

法稅改革聯盟表示,1月29日先就太極門違法徵稅案,由太極門弟子劉明哲等代表提告,控告違法徵稅的稅務員陳奎翰等人,並表示其他被違法徵收的「稅災戶」,也將陸續提告。這是解嚴後人民首次公開控告違法徵稅的案子。

法稅改革聯盟指出,刑法第129條:「公務員對於租稅或其他入款,明知不應徵收而徵收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千元以下罰金。」呼籲相關權責機關,應主動調查偵辦財政部、國稅局違法徵收之行徑,確實發揮五權分立制衡之效能,莫放縱行政權獨大,放任財政部左手超徵,把人民當提款機;右手卻把獎金發給自己人,敗壞財政風氣,圖利自己、下屬及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