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79)—太極門為何遭池魚之殃?
【文/李誠信】 2019/12/07

▲太極門擔任2017年世大運開幕序幕展演,展現地主國文化特色。
「沒有真相,沒有原諒。」道出冤案受害者的心聲,無端飛來橫禍,人民從此活在恐懼之中,噩夢何時才能終結?

86年4月18日案件移審台北地方法院。次日,侯寬仁在媒體公布「自動檢舉分案將太極門各道場14名『分舵主』列為被告」,發動第二波偵辦。
誰是「分舵主」?

遭其列為被告的太極門弟子,根本只是熱心助人的義工。當中一名被告商醫師指出,86年6月13日在分案偵查庭上,侯寬仁親口說,他思考過,自己可能犯錯了。可議的是,侯寬仁卻一錯再錯。當年商醫師父親嚴禁他參加任何團體,因為父執輩曾是白色恐怖受害者,「當時覺得父親杞人憂天,而且跟不上時代。」「不料父親的夢魘竟然成真!」商醫師痛訴,「我對政府民主法治的信心,受到嚴重的考驗,我在父親面前所顯露的自信,更成了最大的諷刺。」
87年5月突然有28位號稱自救會成員提起自訴,對象正巧是侯寬仁所列14位被告,偵查案簽併到此自訴案,侯檢藉此解套,或另有陰謀?

自訴案開庭後,荒謬如同鬧劇,自訴狀中沒有自訴人簽名,都是字體大小一樣的蓋章,還有印章刻錯姓名。開庭審理時,冒出自訴人不認識「被告」,甚至有些被告,沒有人主張要告他……。耗費三年十個月,歷經三任法官,全部被告均獲判無罪。法官並以偽造文書罪名,將偽造印章代為提起自訴的曾碧雲,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駭人聽聞的是,太極門公訴案件中,掌門人親自撰寫之聲請調查證據狀及其他有利證據,竟然被藏匿於自訴案卷宗裡。難道這是侯寬仁當初偵查分案的企圖,為了藏匿有利掌門人之證據?

從太極門冤案看到白色恐怖的陰影,捏造假證人、假證據,寧願錯抓,也不輕放,人性尊嚴遭到嚴重踐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