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 (81)—毒樹毒果 冤錯假案衍生假稅單自始無效
【文/張森】 2019/12/21

「假證據真迫害!」太極門案義務辯護律師蔡富強指出太極門遭刑事、稅務追殺的過程,在無人指控下,侯寬仁違法收押太極門師徒四人。查無犯罪事實,卻又將掌門人等延長羈押。眼見延押期限將至,竟於起訴前六天,傳訊不曾到過太極門,也沒有做過實質調查的國稅局稅務員史越生配合作偽證,誣指太極門是補習班、涉嫌逃漏稅。此番不實證詞侯寬仁沒有依法提示讓被告有說明的機會,直接成為起訴違反稅捐稽徵法僅有的「證據」,又將事先沒有調查且沒有詢問掌門人的「養小鬼」也寫入起訴書。還將同一筆虛捏的金額,一面認定是詐欺所得應予沒收,一面又認定為補習班學費及營業收入,移送國稅局違法強徵課稅。

司法機關執法人員黃靖珣表示,依照毒樹毒果理論,偵查中違法搜索取得的證據,會產生衍生性證據禁止使用之效力,如太極門案中,證人不實證詞、名實不符的物證,在刑案一一提示後均發現不能當作證據,依照毒樹果實理論,國稅局都不應該持續使用援引,而應依照職權重新調查。然而,國稅局於89年3月7日發函台北市調處:「本局原核定之內容、性質及金額,均以貴處通報資料與核算為準據」,在在顯示國稅局根本沒有依職責調查,不但將偵查證據照單全收,甚至違法開單,導致與刑案審理相反的錯誤結果。這種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從源頭證據就不實的重大瑕疵課稅處分,應自始無效。
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吳景欽提到前台北科大王隆昌教授被控涉及南港展覽館弊案,被控貪汙也找不到錢,廠商對金額也反覆,證詞可以用嗎?檢察官用平均數字來作金額,王隆昌跟學生們提許多不在場證明都不被採用。這件案子從頭到尾都是檢察官憑空想像,太極門冤案也是一樣。錯誤案件應該可以用行政程序法撤銷,但是沒有人會承認錯誤,再審又涉及法官迴避跟法官不敢推翻同事前面判決的問題,難度可想而知,人權不是天上掉下來,要繼續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