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一廠將功成身退 陪伴台灣40年
【中央社】 2019/02/09

台灣首座核電廠,核一廠一號機運轉四十年後,執照在十二月五日到期。陪伴台灣歷經能源危機、經濟起飛年代,核一廠一號機將功成身退,成為台灣第一座除役的核電廠。

座落於新北市石門區十八王公廟旁的核一廠,位處乾華小坑峽谷,面向東海,乾華溪水清澈,成群魚兒順著魚梯迴游,每年四月至九月,廠區內野百合花迎風搖曳,見證了核一廠四十年的美麗與哀愁。

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戰期間,美國向日本的廣島、長崎兩座城市投下兩枚原子彈,世人第一次見識到原子彈威力與對人類帶來的傷害;不過,美國總統艾森豪一九五三年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宣言,揭示原子能自此從具有殺傷力武器轉為發電等和平用途。

一九六○年代台灣主要電力來源為火力發電,但因缺乏自產能源,且當時兩岸情勢高度緊張,為確保能源安全和發展經濟,時任經濟部長孫運璿決定發展核電,並於一九六四年開始推動興建核電廠,開啟了台灣核能發電時代。

核一廠一號機在一九七○年核准興建,由陳振華擔任首任廠長,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日正式運轉,同時也列名十大建設之一。

台電發言人徐造華表示,電力與民生福祉、經濟發展息息相關,電廠更被視為是經濟發展指標之一,當時新北市的三芝區、石門區都是可能興建地點,兩區都爭相搶蓋,核一廠最終在美國顧問公司建議下選定蓋在石門區。進入廠區還要先經過山洞,推估可能是戰略考量,不讓敵軍輕易掌握台灣發電命脈。

在興建核電廠前,聯合國資助台灣菁英到美國受訓,培養核能所需的人力。爾後,台電也陸續送五百多名員工到美國接受核能發電基礎訓練,在國外做實地的技術訓練。徐造華說,「當年台電不惜砸重金培訓,花在員工身上的黃金,比員工體重還重」。

核一兩部機組總裝置容量為六十三‧六萬瓩,據一九七三年十月被派往核一廠工作的前廠長陳台裕表示,第一部反應爐是由美國奇異公司負責安裝,台灣工作人員在旁觀摩學習,將流程寫成程序書,二號機安裝時就由國人獨立完成。

不僅如此,他說,當年第一座反應爐運送時,台灣完全沒有運送經驗,不知道重達四五○公噸的反應爐在運送途中會發生哪些狀況,結果短短九公里的路,反應爐足足花了兩個晚上才「走」到核一廠。

更不用說,具高敏感性的核燃料運送,早期均以執行「建台演習」作為運送核燃料的代號,各單位的人更是嚴陣以待,力求安全機制滴水不漏。

而核一廠也不負所望,徐造華說,一九七九年發生石油危機,當時國際油價大漲,核一以較低的發電成本提供台灣穩定電源,發電量曾占比超過五十%,協助台灣度過能源危機,更曾在二○○四年三月至二○○五年九月連續運轉五三八‧四天,締造當時沸水反應爐(BWR)機組世界最高記錄。

曾任職於核一廠的核後端處副處長潘維耀形容,當年員工提著手提箱上下班「走路有風」,台電也被視為是鐵飯碗,薪資算是相當優渥。

在時空轉換下,現今許多環團和居民對核電廠、廢棄物產生疑慮,尤其二○一一年三月十一日日本福島發生核災後,更讓台灣各界對核能安全產生疑慮。台電也在同年三月廿五日啟動核一、二、三廠「電廠安全防護總體檢」,並在完成總體檢報告後,經原能會十一月確認無重大或立即弱點,運轉安全無虞。

不過,核一一號機在二○一四年十二月十日進行第廿七次大修作業,卻在同年十二月廿八日執行燃料挪移填換作業時,發現其中一束燃料組件把手鬆脫,以致原本預定在二○一五年一月十四日完成的歲修延期,創下台灣核電廠最長歲修停機期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