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布農之音 在不同海拔高度練習呼吸
【文/蕭紫菡】 2020/06/07

▲「馬詠恩與農男樂團」,以《看月亮SADU KATA BUAN》台灣原住民音樂專輯,拿下2017年金曲獎的「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和「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
編按:音樂人馬詠恩,以原住民音樂站上世界舞台,背後的創作養分來自部落和土地、來自「上山」與「回家」。專訪內容分成(上)、(下)兩篇刊登,一起跟著馬詠恩的故事,看他如何在不同的海拔高度間,成為一個真正的布農人,讓傳統領域不再只是憑空想像,更讓音樂和文化的滋養,成為一條常常走的路。

2017年第28屆金曲獎,出現了一匹黑馬:來自台灣後山的布農之音———「馬詠恩與農男樂團」,以《看月亮SADU KATA BUAN》台灣原住民音樂專輯,首次報名金曲獎就獲得「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和「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雙料入圍的殊榮。而在2018年,Tulbus Mangququ(族名)———馬詠恩,參與十年的知名樂團「台玖線」《有我陪伴》專輯,亦入圍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

從那時開始,來自花蓮馬遠部落的他,成了音樂界備受矚目的新人,現在,他也在《從此刻起:布農孩子的傳承與跨界》擔任編曲的工作,將傳統歌謠帶出多元的曲風面貌,為布農族的孩子在傳統與流行間拓展各種可能。

問他,創作的初衷與養份來源為何?他說,這一切,也許得從第一次隨著阿公上山打獵的那年說起。

阿公拍著他的心臟說「先認識你自己,才有資格與人分享」

大一那年,他在花蓮教育大學念書,當時,他央求阿公帶著他上山,去看獵場。阿公是部落的資深老獵人,照理來說,他只要上山,一定有獵物;然而,那整整五天四夜,卻一無所獲。

阿公似乎並不在意,一路教他:怎麼看林相?什麼時間點會出現什麼東西?什麼地形會出現什麼動物?什麼東西可以燒?誰的傳統領域不能進?哪棵樹下可以休息…「我很感謝阿公願意帶我上山,甚至有點懷疑那次沒有獵物是不是他故意的?」從小,他沒有學習狩獵技巧,也很少上山,照布農族的傳統來說,阿公會找別人家的孩子去傳承他的獵場,而那次阿公意外地答應他的請求,成了他生命中重要的轉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