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标靶新药 存活期破3年
【中央社台北十四日电】 2019/12/15

研究发现,第一线用第三代EGFR标靶药可让肺癌病人存活期突破三年。有医师指出,高药价是新药无可避免的「副作用」,但不建议病人使用孟加拉制作的「学名药」,以免加速夺命。

肺癌蝉联台湾癌症死因榜首长达十五年,每年新增的肺癌患者就约一万二千人,死於肺癌者超过九千人。治疗的困境在於,早期肺癌没有症状、难以察觉,有超过一半的患者确诊时都已是晚期,无法靠手术切除病灶。

台湾肺癌学会理事长陈育民日前在记者会表示,有半数第四期肺癌的患者存活时间不到九个月,病人都会很在意如何延长存活。有超过一半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可用标靶药物治疗,其中EGFR突变者的药物选择多,第一代和第二代药物让病人存活期可超过二年,但始终无法突破三年瓶颈。

今年欧洲肿瘤医学会(ESMO)传出好消息,陈育民说,第三代EGFR标靶药物的跨国临床实验最新结果显示,可延长患者整体存活期达卅八·六个月,也是第四期EGFR突变的肺癌患者存活期首度突破三年,对患者相当有意义。

万芳医院血液肿瘤科科主任张家仑日前在ESMO亚洲年会时表示,第三代标靶药物希望解决前代药物的抗药性问题,达到更好的存活,且对脑转移病人有效;另一个目的是降低副作用,「当生命长短控制有限度时,还能控制生活品质」。

张家仑说,有些使用前代标靶药物的患者深陷副作用之苦,如脸长痘痘、甲沟炎、腹泻等,有些人甚至拉肚子拉到脱水、送急诊,必须吃止泻药才能生活。

新药物虽然副作用低,但张家仑表示,新药最大的副作用就是价格太贵,且健保也没给付,患者必须权衡自身的经济、家庭状况能不能负荷。但有些患者会私下介绍、找寻孟加拉制的「学名药」(即俗称的孟药),但孟药品质难保、来源不明,甚至可能在十分肮脏混乱的环境制药。

张家仑表示,曾有一名患者因无力负担新药药费,找管道买孟药,没想到本来病情控制得不错,但一个月後肿瘤变得更大,治疗上更加困难;也会让临床医师很困扰,因无从厘清到底是药物出现抗药性,还是买到有问题孟药。

另一名接受采访的台大医院肿瘤医学部医师也说,对晚期肺癌患者来说,虽然这场抗病的比赛最後一定会输,但如果有最强的药物放在第一线治疗,对患者的预後较好。可是,不管用哪种药物,应认知不要为了治疗散尽家产,且要预作死亡准备,不要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