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机构设置标准修正草案引恐慌
【记者何弘斌/高雄报导】 2022/01/20

综观近日新闻报导,除了疫情消息之外,莫过於政府官员非以事论事、频频谩骂或是酸医师,吵架双方各执一词让民众满头雾水;争执点似乎是要无条件配合,完全付出、牺牲奉献才称作是医疗主流?一一○年十二月廿日「医疗机构设置标准修正草案」预告了,用意是要医疗机构「强制」设置无障碍设施,但是却不像其他行业用鼓励的方式推动,此举引发广大基层诊所恐慌和反弹。

实际采访第一线医护人员,发现现行诸多建筑物是难以配套修改成可以符合无障碍设施的,即使不溯及既往,勉强实施便是变相逼未来医师无法开业。公民与医师协会创会会长郑永丰医师强调,下一代医师如果想开业,势必门槛及成本将会更高,导致诊所财团化,间接造成诊所数量下降,尤其在新兴传染病肆虐下,基层诊所存在是很重要的;倘若诊所量能不足,对於要落实分级医疗及防治疫情政策,损害无法估计。

台湾美容医学产业全国联合会蔡丰州理事长发声指出,保障身心障碍者权益非常重要!然而,法案的公平性、宪法保障的「实质的平等」,亦必须兼顾广大执业医事人员的权益;尤其医疗服务提供者,如果因为经营和法令执行困难,无法提供优质稳定的医疗服务给身心障碍者,岂非破坏修法美意。台湾美容医学产业全国联合会、社团法人台湾皮肤科医学会、台湾美容外科医学会、台湾整形外科医学会、台湾皮肤暨美容外科医学会、社团法人台湾颜面整形重建外科医学会、台湾公民与医师协会等,联合呼吁政府,勿强制通过,以免造成严重骨牌效应!

医疗法的用意是为了促进医疗事业健全发展,若能比照交通部或是公共建筑物建置无障碍设施的作法,以补助、奖励或是有专人协助身心障碍者来友善推动,将形成多赢局面;毕竟符合现行趋势,也需多方考量实际执行情况,不能贸然修法强制执行,才能够真正平等保障各方权益,相信才是有为的政府所乐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