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吉仲禁巴拉刈引不孝说 哽咽强调照顾农民
【中央社台北十九日电】 2019/06/20

▲农委会主委陈吉仲以父亲差点因喷洒巴拉刈而眼盲的实例,推动禁用巴拉刈,却招来不孝的批评。他昨(十九)日受访时数度哽咽,呼吁批评者自己喷喷看,了解是否剧毒。(中央社)
农委会主委陈吉仲以父亲差点因喷洒巴拉刈而眼盲的实例,推动禁用巴拉刈,却招来不孝的批评。今天他受访时数度哽咽,强调要照顾农民,呼吁批评者自己喷喷看,了解是否剧毒。

农委会决定明年二月一日起禁用农药巴拉刈,引发外界质疑若是考量会被当自杀药使用而禁用,是否开车、买刀也要禁。其次,陈吉仲提及此措施时,数次引述自己父亲差点因为喷洒巴拉刈挖掉整个眼睛,镜周刊、中时等媒体报导国民党籍立委陈宜民批评陈吉仲「居连一副护目镜都不愿意提供给父亲,简直就是不孝」。

陈吉仲说,自杀有各种方式,绝对不是因为被当作自杀药使用才要禁掉巴拉刈,而是因为是剧毒,农民喷洒会受影响。

他并说∶「请代耕业者喷洒巴拉刈,都不愿意喷,因为太毒了,我们为什麽要让农民来喷?」况且所有农药喷洒需有完整防护,「是不是所有农民都可以做到?」也有疑虑。他还反问∶「如果有机会可以减少农药对农民健康产生这样的影响,为什麽不去做?」他进一步说,一定会请农委会各场试所的人对农民进行全面性安全喷药的宣导,「我想如果再去批评禁用巴拉刈政策的人,我建议他自己去喷看看,看它是不是剧毒?这个部分农委会已经再次强调,让巴拉刈退场非常的坚定,不会有任何改变。」

对於被称不孝,陈吉仲说∶「对於我父亲因为这样(喷洒巴拉刈差点眼盲),我当然深感┅」,哽咽停顿後,他继续说∶「我对我父亲当然在这样的┅」,又再度哽咽。

他并说∶「但是请大家去看看农民有多少人因为喷洒农药而送医院救治,那我们(农委会)要怎麽做?当然要实施农民职业灾害保险、让所有剧毒农药退场。」

此外,陈吉仲强调,禁掉巴拉刈的理由有四个,一、全球有七十七国都要禁用,连邻国韩国二○一二年就禁用、中国大陆也禁掉了。二、巴拉刈用在红豆上要订定残留标准,新的替代用药则不用,何者对农民、消费者好,已经非常清楚可见。

三、不论国民党、民进党执政,都要推动剧毒农药退场,从民国六十几年迄今已退场一百多个剧毒农药,如此整个农药管理才会向上提升,让安全农药引进使用。

陈吉仲特别重视第四点,他说,如果因为外界的政治因素让专业的农药管理受到影响,他个人不在乎所有外界非专业或不实污蔑,重要的是农业部门有没有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