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選舉焦慮症候群
2019/07/22

台灣不缺「政客」,但缺真正的「政治家」,這是台灣歷經多年選舉後的體悟,更是人民遲來的覺醒。

說到台灣的選舉,就不得不提到「選舉症候群」,這雖是老調重彈,卻又是台灣選民始終揮之不去的夢魘。每到選舉,不論自己或周遭親友,總會夾雜著興奮、挫折、傷感、難過、心碎,甚至爭執,當全民憂慮台灣未來何去何從的同時,包括參政者,其實每個人都多少罹患了所謂的政治焦慮。

二○二○的總統大選,在藍綠候選人底定後,眾人多將目光轉而投射在柯P,對於他是否參選,仍是全國一大關注焦點,原因除了攸關選票結構的轉移,其重中之重的影響性,將是許多代表白色年輕選票的版塊移動。選民顯現出的焦慮本屬正常,只是連柯P都要好好算計勝選的可能性,無怪乎有一說:台灣已陷入「勝選報酬率」的哀愁,一切只為勝選。

台灣政治的悲哀,無非也是因為只求「勝選」而不擇手段,可以動用國家資源打擊競爭對手,更可透過媒體操作,將非我族類者徹底抹黑;尤有甚者,還可透過各種管道,蒐集出參選人從小到大的所言所行或祖宗八代家族史,不論是否為「黑歷史」,所呈現的力道,實已超乎常人想像。

二○二○總統大選前,已可發現選民狂熱的程度,正是台灣十幾年來所罕見,若說目前台灣的政黨一如宗教信仰般深植民心也並不為過,要避免選民集體狂熱,各政黨領袖就必須拿出智慧,並擔負起社會責任,尤其不應將民眾當成選舉工具,讓台灣不得安寧。

選舉症候群,其實意指所謂的「選舉行為表現」,除了參選人為求勝選的堅強意志,選民的焦慮、憂鬱及政黨間最明顯的互相攻擊,已成當今台灣社會的一大憂慮。多年來台灣的民主是靠許多前人的血淚生命換取而來,但現在台灣的選舉氛圍,製造出許多讓不同世代、不同族群之間的怨懟甚至仇恨,對長遠發展而言,終非國家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