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變酬庸 國民黨團拒絕背書促轉人事案
【記者王志誠、周貞伶/台北報導】 2020/05/26

▲國民黨團召開記者會,表達反對立場,強調促轉會變成酬庸工具,拒絕背書。
立法院會於今(二十六)日進行促轉會人事同意權案投票。國民黨團召開記者會,表達反對立場,強調促轉會變成酬庸工具,拒絕背書。國民黨團主張,促轉會為獨立機關,必須超出黨派、獨立行使職權,這也是《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所明定,但這次促轉會人事案,均不符合《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所揭示的精神,國民黨團拒絕為人事案背書,不進場、不投票,表達立場。這項人事案在民進黨過半委員護航下過關,國民黨團呼籲新任促轉會主委及委員們,拋開意識形態,務必積極為被害家屬獲得名譽回復,長期遭到政府不當徵收、佔用土地,盡速歸還和補償,讓傷痛過去,不分黨派攜手向前。

總召林為洲表示,國民黨團非常尊重將真除促轉會主委楊翠的祖父,台灣日治時期新文學作家楊逵,日據時期曾入獄,二二八時期、白色恐怖時代也曾遭到逮捕、入獄,為台灣民主運動貢獻一定的影響力,但是身為二等親的楊翠,以被害家屬身分,適合擔任主委嗎?促轉會成立的目的,主要調查二二八、白色恐怖時期,國家機器對人民是否遭成傷害,調查真相,甚至決定賠償方式、金額等相關事宜,作為一位被害者家屬,真的適合當任裁判的角色。

林為洲舉例,嘉義鐵路警察李承翰因公遭刺身亡,在未來國民參審制上路之後,李承翰的家屬是否適合擔任國民法官?林為洲進一步指出,國民黨團書記長蔣萬安主動婉拒出席記者會,他表示,身為當事人的後代,不適宜出席,對促轉會人事案提出不同意見。林為洲表示,蔣萬安的作法,面對與身分相關議題、甚至職務,採取迴避的行為,這才是正確的做法,這也是本黨團無法同意楊翠出任的原因。

首席副書記長林奕華表示,《促轉條例》第十一條明定:「促轉會應於二年內,以書面向行政院長提出完整調查報告。」但是促轉會空轉的原因,不就是前副主委張天欽的「東廠說」所造成?整日不務正業,忙著鬥爭異己,事實上完全沒有「續命」的正當性,促轉會說要「除垢」,是不是先改先除「自己的垢」?笑傲江湖有段經典名句:「欲練神功、必先自宮」,當年造成促轉會成為東廠,遭成社會大眾一片譁然,當初所有促轉會成員都該下台,先「除垢」自己,才能重新喚起民眾對促轉會的信任。可惜的是,當選的主委、副主委都是當時「張天欽事件」時的委員,自己都無法促進自己「轉型正義」,又如何在促進過去立的轉型正義。

林奕華指出,促轉會副主委葉虹靈在當時面對「張天欽事件」曾說過,「如果早知道吹哨者的想法,或許結果會有所不同」,換言之,葉虹靈當初的發言是以民進黨的角度,而不是為保護「吹哨者」為出發點,顯然是以政黨利益大於轉型正義,如此以政黨思維的副主委,未來又如何能公平、公正地做好歷史轉型正義的工作?此外,新任委員陳雨凡在二0一九年立委選舉,疑似以「搓圓仔湯」的方式,私下跳過所屬政黨,與民進黨候選人協商而退出立委選舉,如今為民進黨提名為促轉會委員,其正當性和意圖,讓國民黨團質疑是否有酬庸關係。

立委吳怡玎表示,楊翠去年十月面對立委質詢曾「非常肯定地說」,在本任期內可以完成轉型正義工作,不會再延長。不到半年的時間,又回到立法院成為新任主委提名人,對於促轉會再延二年的具體工作目標、方向,說不清楚、講不明白,每年花納稅人一億五千萬元維持促轉會,過去二年,沒有半毛錢用在被害者家屬身上,過去國家不當取得土地、財產粗估約四00多億元,多數在國有財產署名下,難道不能立即返還受害家屬嗎?還要繼續操作意識形態?正義又如何能促轉呢?一個代主委時都做不好的人,又如何在正式接任主委時能做好呢?

立委陳以信表示,促轉會當初立法的目的在於「確保台灣不同政黨能於自由民主憲政框架下,形成平等、合理的競爭關係,並避免未來犯下相同歷史錯誤。」並且設計二年落日,冀望能盡速完成撫平歷史傷痕。但是這二以來,促轉會除了操弄意識形態、「張天欽事件」,和幾份沒有真相的報告書,看不到對撫平傷痕的成果。現《促轉條例》又得再度延長二年,且沒有次數限制的依據,如此一來,原本任務性組織,可能演變成常設性組織,違背促轉會成立的目的,一個屬於規劃型的機關,可能演變成「酬庸機關」。國民黨團預計將提出修正案,明定落日條款,延長僅限一次的設計,避免「促轉、再轉」、「轉個沒完」的任務型組織變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