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世代悲歌 低薪削弱勞動競爭力
2020/08/11

肺炎疫情暗潮洶湧,產業面衝擊迄今未減,即將登場的基本工資審議會,除了是場勞資雙方的角力戰,更是台灣現今低薪世代下的一場悲歌。

每年在第三季召開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中,勞、資、政、學四方代表參照十七項重要民生物資年增率、消費者物價指數(CPI)變動率、國內生產總值(GDP)成長率等社經指標做出決議。若以今年肺炎疫情來看,資方自會提出具體的指標供以論述,也會以各項參採指出難調漲的充分理由,勞方勢須提出更有利的論點。

台灣經濟成長動能在內需有限的情況下,外需自然成為提振經濟的一大主要力量。全球疫情延燒迄今,各種經貿往來己大幅縮減,後疫時代的政策要如何拿捏,如何作適度的開放,以有效提振經濟、帶動勞動市場,這是政府必須再三思考的問題。

台灣外需的重要性,需從仰賴的全球經貿看起,現今國際貿易己走向全球化、自由化,雖區域市場發展有部分差異,更促使人才流動性變得更大,低薪的台灣人才難留,以致近年部分台資企業已面臨人才荒的窘境。一項企業人才問卷調查中顯示,有多數受訪者認為,薪資福利不如預期,是企業留才最大的問題,也是留不住人的一大主因。

政府在培育人才方面有其努力的一面,社會大眾也有目共睹,包括勞動部雙軌訓練旗艦計畫重視職業訓練,經濟部產業徵才博覽會著重推動五加二產業創新發展,這些措施在勞動力市場有其成果,但台灣人才短缺的問題始終未減,若歸咎其因,台灣不是人才不足,而是需要好的薪資與福利。

多年來台灣整體薪資狀態多呈低薪勞工增加的現象,儘管各行各業結構性不同,薪資水準各有差異,但受雇者薪水一旦過低,衍生的不只是勞動競爭力削弱,內需市場的產物單價也會受到影響,產業必須維持利潤的同時,就須被迫將人事成本壓低,薪水自然無法提高。

政府希望產業提振薪資,需先啟動經濟動能,企業有了利潤才願意提高薪資。以近年來看,低薪產業增加薪資,多是受基本工資調升所致,且在合理的情況下,薪資本應逐年成長。

疫情局勢迄今未明,可以預見的是,此次基本工資審議將有其挑戰度,且調漲恐將進一步牽動無薪假勞工的增加;但更令人憂慮的是,低薪的台灣一旦削弱勞動競爭力,恐將又是一首哀怨的世代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