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世代悲歌 低薪削弱劳动竞争力
2020/08/11

肺炎疫情暗潮汹涌,产业面冲击迄今未减,即将登场的基本工资审议会,除了是场劳资双方的角力战,更是台湾现今低薪世代下的一场悲歌。

每年在第三季召开的基本工资审议委员会中,劳、资、政、学四方代表参照十七项重要民生物资年增率、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变动率、国内生产总值(GDP)成长率等社经指标做出决议。若以今年肺炎疫情来看,资方自会提出具体的指标供以论述,也会以各项参采指出难调涨的充分理由,劳方势须提出更有利的论点。

台湾经济成长动能在内需有限的情况下,外需自然成为提振经济的一大主要力量。全球疫情延烧迄今,各种经贸往来己大幅缩减,後疫时代的政策要如何拿捏,如何作适度的开放,以有效提振经济、带动劳动市场,这是政府必须再三思考的问题。

台湾外需的重要性,需从仰赖的全球经贸看起,现今国际贸易己走向全球化、自由化,虽区域市场发展有部分差异,更促使人才流动性变得更大,低薪的台湾人才难留,以致近年部分台资企业已面临人才荒的窘境。一项企业人才问卷调查中显示,有多数受访者认为,薪资福利不如预期,是企业留才最大的问题,也是留不住人的一大主因。

政府在培育人才方面有其努力的一面,社会大众也有目共睹,包括劳动部双轨训练旗舰计画重视职业训练,经济部产业徵才博览会著重推动五加二产业创新发展,这些措施在劳动力市场有其成果,但台湾人才短缺的问题始终未减,若归咎其因,台湾不是人才不足,而是需要好的薪资与福利。

多年来台湾整体薪资状态多呈低薪劳工增加的现象,尽管各行各业结构性不同,薪资水准各有差异,但受雇者薪水一旦过低,衍生的不只是劳动竞争力削弱,内需市场的产物单价也会受到影响,产业必须维持利润的同时,就须被迫将人事成本压低,薪水自然无法提高。

政府希望产业提振薪资,需先启动经济动能,企业有了利润才愿意提高薪资。以近年来看,低薪产业增加薪资,多是受基本工资调升所致,且在合理的情况下,薪资本应逐年成长。

疫情局势迄今未明,可以预见的是,此次基本工资审议将有其挑战度,且调涨恐将进一步牵动无薪假劳工的增加;但更令人忧虑的是,低薪的台湾一旦削弱劳动竞争力,恐将又是一首哀怨的世代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