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俄烏危機對台啟示:美武力支持有侷限
2022/01/26

美蘇冷戰已結束三十餘年,但地緣政治的強權角力似有死灰復燃之勢,尤其中國大陸的興起及俄羅斯的蠢動,都使得現行國際秩序面臨二戰以來的最大挑戰與威脅。繼台海去年被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認為是全球最危險區域後,現在俄羅斯可能軍事入侵烏克蘭的緊張態勢急遽升高,恐怕才是國際社會目前最擔憂的迫切危機。同樣面臨強權威逼的台灣,如何從中獲得啟示,是朝野政黨應嚴肅看待的課題。

美國不僅多次警告俄羅斯不得侵略烏克蘭,否則將祭出前所未見的最嚴厲制裁,美國總統拜登、國務卿布林肯亦曾當面向俄羅斯總統蒲亭及外長拉夫羅夫表達對軍事行動的嚴正關切。不過莫斯科對美國的警告置若罔聞,依舊持續在俄烏邊境集結軍隊及演習,甚至還有意從烏克蘭內部進行顛覆分化,導致情勢愈形惡化,戰爭恐有一觸即發之勢!

對此,美國已經下令美國駐烏克蘭基輔大使館人員的家屬必須離開烏克蘭,使館中非必要人員也可以離境,並呼籲在烏克蘭的美國公民應考慮立刻離開。美國國務院雖表明這只是預防性措施,並非代表美國降低對烏克蘭的支援強度,但顯然華府也對化解危機的前景有所保留。

蒲亭多次表明,要解決這次問題很簡單,就是美國及歐盟承諾永不接納烏克蘭為北約會員國,並減少在東歐的軍事部署。不過,美歐拒絕此要求,認為這是烏克蘭作為主權國家的決定。俄羅斯在二○一四年出兵併吞克里米亞時,美歐等國只有譴責、並未軍事干預,再加上拜登日前公開說不會派兵,歐盟也只是口頭警告,並未有軍事準備。這些或許導致蒲亭沒有輕易妥協。

仔細對照台灣與烏克蘭的當前處境,兩者有驚人相似度,國人豈能漠不關心該事件對我國國家安全、台海和平,甚至是台美陸三邊關係的潛在影響!中研院院士、知名政治學者吳玉山日前就曾提到,烏克蘭與台灣皆面臨強權競爭的戰略擠壓,只不過前者有領土縱深優勢,但台灣地狹人稠,因此處理兩岸關係更應謹慎小心。

一般認為,中共正在觀察美國因應烏克蘭危機的策略,以評估一旦武力犯台時美國的動向。更重要的是,拜登雖強調維持台海和平的重要性,但卻從未承諾必然會以軍事行動回擊中共的武力犯台。美國學者葛來儀就說,若美國不以軍事行動干預烏克蘭危機,中國可能輕率認定,美國也不會軍事介入台海危機;而多位美國學者認為,美軍僅在與美國利益切身相關時才介入衝突,因此研判烏克蘭並不符合這項條件。

俄羅斯將烏克蘭及東歐視為其勢力範圍,中共何嘗不是如此!面對咄咄逼人的莫斯科,美國已處於莫可奈何的劣勢,遑論有切身關係的歐盟更是束手無策。面對中共的文攻武嚇,這些美方學者等於提醒我們,台灣沒有樂觀以對的本錢。台灣固然需要美國武力作為後盾,卻也不能忽略其支持力道的侷限性。

民進黨一再放大中共對台威脅的危險,卻為了黨派私利,從不思考如何把握改善兩岸互信的機會,進而降低台海軍事衝突的可能性,甚至將挑弄兩岸對立當作勝選籌碼。地處東亞地緣政治的樞紐位置,台灣應該更加謹慎處理與中國大陸之雙邊關係,切莫成為任何一方的棋子,以免陷入進退維谷的窘境而陷入漩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