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抱太空夢 NASA耆宿芬利不輕言退休
【中央社華盛頓17日綜合外電報導】 2019/07/19

1958年美國準備發射首枚衛星進入地球軌道時,芬利(Sue Finley)展開她在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噴射推進實驗室(JPL)的工作。

當時前蘇聯於數月前率先成功發射衛星進入地球軌道,美國急於迎頭趕上。

如今芬利82歲,她是NASA「人類電腦」(human computers)的元老及任職最長久女性之一。人類電腦對美國太空計畫付出重要卻長期鮮為人知的貢獻,包括阿波羅(Apollo)登月任務在內,如今終於獲得肯定。

芬利早年大學輟學,並加入一個女性占多數的數學奇才團體,這個團體的任務是在電子計算變得負擔得起且可靠前,解答出火箭科學家交給她們的複雜方程式。

10年後也就是1969年,太空人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登月,因他「為人類邁出一大步」而被緬懷,但正是這些女性的付出提升火箭性能、發明推進器、發展出全球天線網路,讓觀眾收視太空人揚名立萬的實況轉播。

猶如其他許多人類電腦,芬利的故事是當年女性面臨諸多挑戰的最佳寫照。

這位NASA倚重的數學奇才,起初進入職場並不順遂。芬莉原本打算找個秘書工作,卻過不了打字這一關而受挫。她哈哈大笑說:「他們問我:『你喜歡數字嗎?』,於是我回答:『哦,我喜歡數字勝於字母』。」

結婚而搬遷至遠離工作單位的住處後,疲於上下班長途駕駛的舟車勞頓,畢業於加州理工學院(Caltech)的丈夫告訴她,洛杉磯郡巴沙迪那(Pasadena)山丘上有座實驗室不妨去看看。噴射推進實驗室是由加州理工學院創設。

不過為何JPL雇用全女性團隊?她解釋:「當時負責的女主管認為…男人不會聽從她下達的指令,於是只雇用女性,還有就是女性的薪資比較低,她們現在仍是如此。」

芬利夫婦的首個兒子出生早夭後,組建家庭仍是兩人的計畫,為了撫養兩個男孩,1963至1969年她離開職場,不過很快就發現,當個家庭主婦不是她要的,而陷入憂鬱狀態。她說:「我是個徹底失敗的家庭主婦,我的心理醫生說,我得重返職場。」醫生還說,兩個男孩沒問題。

雖然不願炫耀自己的成就,不過芬利坦承,重返職場的決定在當年頗不尋常,「我覺得當我為人妻又為人母重返職場時,我像是那個年代婦女解放運動的先驅。」

芬利重回已大幅改變的JPL,血肉之軀「電腦」已被處理器和記憶體取代,不過她藉由學習新的電腦語言Fortran,設法不落後。

她職涯最顯赫的成就之一是在1989年10月,當時NASA的無人太空飛行器「伽利略號」(Galileo)飛往土星與土星的衛星時遭遇大麻煩,作家何特(Nathalia Holt)的著作「火箭女孩的崛起」(Rise of the Rocket Girls)當中有這段描述。

當伽利略號探測器繞行地球軌道,匯聚動能準備彈射飛向木星時,主天線無法打開,導致任務岌岌可危,芬利所屬的團隊負責編寫結合地球深太空網路(DSN)碟型天線功率的程式,如此他們就可以改利用探測器的低功率天線。

所幸伽利略號探測器傳回令人讚嘆畫面,包括彗星分裂等。

儘管如此,她個人最津津樂道的任務則是1985年與法國及前蘇聯共同合作,施放探測氣球至金星大氣層的「維加計畫」(Vega Program),她提高天線的精準度,以便DSN追蹤探測氣球。

至於芬利在太空探索的其他成就還包括2004年她解讀追蹤太空船的無線電信號,同時協助「精神號」(Spirit)與「機會號」(Opportunity)探測車登陸火星,並於2016年確保NASA太空船朱諾號(Juno)安全抵達木星。

談到樂此不疲的工作,她說:「這就像是尋寶或解謎團,你得試著解決問題」。只要她目前在NASA擔任的子系統與測試工程師職務仍需要她,芬利堅持不打算退休。

芬利表示:「我沒想要罷手,也沒其他更想要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