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政智慧财散民聚 超徵吃掉经济成长
【记者王志诚/综合报导】 2018/02/04

▲税收与经济成长脱钩。(资料来源∶行政院主计处、财政部统计处)
大学研究助理宋侑轩指出,「国家税收理当符合预算支出,达到收支平衡。」研究单位向政府申请经费,要有完整计画书,费用要严格控管,结案时要照计画书来核销,不能多也不能少,政府也一样。根据财政部统计显示2014-2017年超徵了五千亿多元。最近新闻报导「各地方政府估计可领百亿元超徵红包」,宋侑轩质疑,每年政府的预算书都需要经过立法院审核通过才能分配使用,超徵的税金,怎麽可以让财政部随意发放呢?「建议立法院质询,要求财政部公布超徵税收都用到哪里?」

「超徵带来的影响不容小觑」宋侑轩仔细剖析。首先,超徵税收不是正规的预算,容易造成经费浮滥使用,或流於消耗预算,严重浪费全民的资产;另外,自2014年起,税收年增率年年远大於经济成长率。「经济成长率越来越低,为何政府却能年年超徵呢?」她引用国库署公布税款收入情形估测,2017年超徵4.42%,GDP只成长2.18%,表示人民连本带利,都被国家收走了。「我大学学经济,有一个很重要的公式GDP=消费+投资+政府支出+贸易净额。政府说国家缺钱需要税收,但是把人民的钱都收走了,人民怎麽有钱消费、投资或贸易?GDP要怎麽成长?」政府不合理的超徵税收又不退还人民,这样不就是拔瘦鹅毛?宋侑轩担忧∶「照这样下去,人民只会越来越穷,企业出走、人民也出走,没有这些国力,还算是一个国家吗?」

宋侑轩建议参考邻国作法,南韩曾在2008年发放10.5兆韩元(相当於100亿美元)的退税款与补贴金给年收入低於一定标准的劳工与企业;新加坡曾将财政盈馀18亿星币(相当於404亿台币)分红给人民;香港去年因财政盈馀而退税,希望还税於民,推动内需。去年从研究所毕业的宋侑轩体会求职的艰辛,「台湾薪资倒退到四小龙之末,税率却是最高。看看国外有很多好的工作机会,但是台湾是我的家,我想在这里努力,看著他变得更好。」她引用《大学》的治国智慧∶「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财富若集中在民间,民心才会聚集。希望政府创造一个让人民想要留下来的环境,国家才能长久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