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案平反系列(30) 反财税黑手运动(十四) 揭黑箱∶恶意查税?财政部暗藏大水池?
【文/李树】 2018/05/06

▲超徵款变成财政部躲避国会监督的金库,不受监督,去向不明。
「『超徵其实就是一个短估。』当我们听到非常忧心,把超徵议题正当化。」会计师庄美慧指出低估的严重性,原本中央政府想要执行的施政方案,可能被砍掉。「如果因为错误的数据造成错误的政策,对国家影响非常大。相关的人员是失职,应该要究责。」

「恶意查税是严重的问题!」庄美慧表示,早在2008年立委卢秀燕质询时,就提到2005年到2007年超徵那麽多,一半以上都是查税的所得,认为是恶意查税。税捐稽徵机关爱怎麽课就怎麽课,让很多企业退出台湾市场。「请财政部公布超徵原因,查税而来的金额是多少?」

庄美慧分析2014年到2016年度这三个超徵年度的各项数据,政府每年课税收入增加,占岁入(所有收进来的钱)的7-8成,其他来源却每年减少。「代表国营事业绩效不彰,没办法有效开源,甚至财政部管理失当所造成的损失,却要全民来买单。」她指庆富案违约之後,官股银行损失大概150亿,会被认列所谓的「投资损失」,就是全民买单。根据今周刊2017年调查,全省大概有500处的蚊子馆,花了约2610亿,可以让中小学吃17年的营养午餐!

「超徵款回复到国库,变成一个大水池来支付各项支出。那是规避国会的监督!」庄美慧重申,财政部要把超徵款流向、用途都公布给全民知道。而且,2008年时,蔡英文说连续超徵2年就要退还人民;当时民进党立院党团干事长赖清德曾主张「财政赤字不能当作反对退税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