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案平反系列(30) 反財稅黑手運動(十四) 論法律:超徵改口短估 涉刑事責任
【文/李樹】 2018/05/06

▲(左)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陳志龍。 (右)前高等法院法官暨發言人溫耀源。
針對「超徵還民」議題,財政部國庫署找來學者幫腔,宣稱並未「超徵」而是「短估」,並不違法。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之一、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陳志龍表示,國庫署若堅持改口,很可能涉及刑法圖利、變造公文等罪嫌。
陳志龍解釋,超出法定預算的稅款,政府過去都說是「超徵」;若是違法超徵,原本就只有國稅局涉犯刑法129條濫權徵收;國庫署若改口為「短估」,是指主計總處過去擬定預算有問題?若不是,難道是國庫署涉及變造事實、變造證據?過去14年的主計長、財政部官員甚至是立委,恐怕都得因此上法院說清楚。此外,如果預算真的短估,國稅局還徵收到正常稅款,而且獲得稅務獎勵金,並與國庫署分享,恐另涉犯刑法131條公務員圖利自己或他人。

前高等法院法官暨發言人溫耀源表示,「台灣是民主法治國家,政府要做的就是依法行政、依法施政。」並指出,「多少繳一點」涉及用套取、恐嚇的概念,讓人民心生畏懼。「刑法129條,明知不應徵收而徵收,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溫耀源認為應該「明知」這兩個字拿掉,要讓稅捐單位舉證,才不會隨便濫發稅單,來迫害我們的善良老百姓。

溫耀源感慨,民怨沸騰中,他們(財政部)竟然還意圖扯謊話粉飾違法徵收,講超收變成短估,這真的很可恥!應該要檢討,要停止濫權課稅,要依法定程序來課應該課的稅,不合宜的法令應該要修改,來保障納稅人。

蔣瑞琴律師以附議人身份出席協作會議,針對財政部一直強調不是超徵而是短估,直指:「難道把超徵字眼換掉就沒有超徵的事實嗎?」至於短估是過失或故意?蔣瑞琴指出,如果是過失算錯,連續十幾年的巨額估算錯誤,表示能力不足,將造成重大建設、社會福利支出及還債預算錯誤,影響資源分配,造成國家不可逆的傷害,理應下台以示負責。根據2017年中央及地方預算籌編原則第三條,應參酌前年度決算等實徵情形審慎編列預算,但2017的預算數卻比2015的決算數低。如果故意短估,是為了獎金和業績,財政部、國稅局、審計機關就違反公務員第一和第七條和預算法等,這些違法和瀆職,監察院應主動調查,立法院應質詢才對得起人民。

「財政部聲稱超徵用於減少債務舉借或償還國債,是不是財政部蒙蔽人民、欺騙人民之謊言?」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台灣)人權委員會主任委員黃麗蓉律師指出,依預算法第13條,還債是一開始就編進去預算,不是超徵才說要還債;第23條更強調政府之收支平衡原則,還債要先經過法定程序。尤其,總預算內經費,原則上禁止互相流用,挪用就是貪瀆,「最嚴重者財政部部長還需移送懲戒!」她引用2017年12月31日聯合報「稅收雖超徵 舉債未減」的報導,統計2013-2017年的累積債務餘額,自5兆9398億元一直攀升到6兆2906億元,不減反增。更令人質疑超徵款流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