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案平反系列(38) 反财税黑手运动(二十二)税灾泛滥人人有责 大手牵小手 赋税人权路上齐步走
【文/李诚信】 2018/07/01

▲曾经台湾钱淹脚目的宝岛,如今变成税灾淹脚目的鬼岛,多少人因为一张冤假税单,一生心血付诸一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报税季刚过,紧接而来的就是下一波补税潮,根据1111人力银行「上班族缴税痛苦指数调查」指出,近2成上班族对缴税感到非常痛苦,有6成3上班族不熟悉报税实务。此外有25.53%认为课税基准不公平,还有19.69%感觉被政府剥削。根据法务部行政执行署的统计,台湾每年新增欠税欠费被强制执行案件,从2001年189万件,一路飙升到2017年936万件,全台湾几乎每10人有4人就有欠税欠费被强制执行的问题,可谓是税灾泛滥、哀鸿遍野。在这麽多税单中,有多少是合理合法?又有多少是冤抑难申?

税灾户的无言悲歌

曾经台湾钱淹脚目的宝岛,如今变成税灾淹脚目的鬼岛,多少人因为一张冤假税单,一生心血付诸一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l 有所得就要缴税,没所得要不要缴税?
「没所得也会收到国税局的税单!」毕业於实践大学的Silvia在2017年收到2016年的税单,但2016年她只是大学四年级的学生,没有任何打工与收入,却收到一张4000多元的税单,换算起来相当於有3万多元月薪。「没有上班、没有所得,却要自己举证」,Silvia表示,国税局常会开出「钓鱼式税单」来违法课税,很多民众嫌麻烦就会直接去缴款,但权利应靠自己争取,她认为自己不该缴付这笔税款,拿出自己当时的注册缴费单,向国税局证明自己没有上班,最终才撤销这张税单。

2 公益律师莫名背负1亿1千2百万税单
公益律师黄文皇,好心担任地院指定的遗产管理人,不仅没收入还多垫了3000多元,後来国税局查到当事人曾经汇了二笔钱到国外,因找不到当事人家属,国税局竟然要黄文皇支付当事人的遗产税欠税加一倍裁罚,共约一亿一千两百万。後来请立委卢秀燕协调,当时的财政部次长张盛和竟说∶「不罚的话,我们怕他会跟继承人串通!」国税局就是把人民当贼的心态在办事。而此案至今未解,黄文皇随时可能被强制执行。没想到自掏腰包做公益,还被国税局当成贼,黄文皇好几次都想跳楼一了百了,每当有此想法,就赶快回房间看看熟睡的孩子,才打消轻生的念头。

3 我家火烧厝 国税局趁火打劫
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曾建元2013年家中因除湿机设计不良导致电线短路自燃,造成房舍、家当破损殆尽,妻子还受伤,必须以轮椅代步。曾建元夫妻在法院与除湿机厂商和解,获赔100万元,弥补他们损失。2013年曾建元将100万元赔偿金列为灾害损失,故未以所得报税。没想到2016年收到台北国税局裁处书,指和解赔偿金不能列为灾害损失,等於家中失火还被政府要求补缴所得税和罚锾达20多万元,让他感到匪夷所思,根本是趁火打劫。经过曾建元一再公开痛陈,最後国税局以行政程序法117条,自行撤回了错误税单。

4 一天到晚被查帐,布希鞋大叹税官扯後腿
驰绿国际(Ccilu)创办人暨执行长许佳鸣接手父亲的制鞋事业後,在父亲研发「布希鞋」的基础上,自创休闲鞋品牌「驰绿」。他成功打进日本市场,陆续行销60个国家,1500个据点,放弃新加坡政府开出5年免税条件而选择回台贡献,却一天到晚被国税局查帐;因为国税局不相信,怎麽可能有台湾公司自创品牌,还可以去跟国外公司收权利金,怀疑是空壳公司洗钱而频频查帐。许佳鸣感叹表示,不论总统谁当,与其花时间内耗,不如多出来走一走,看看企业在海外多麽辛苦、多麽努力打拼,想要做全世界的生意,希望政府可以听到、看到台商们的努力,不要让厂商自己单打独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