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 (3)堂上一點硃 百姓千滴血—萬年稅單血淚稅災
【文/李樹】 2018/08/19

▲李念祖律師表示,人民的生命有限,稅捐機關長存;萬年稅單絕非正當的法律程序。
萬年稅單的現象造成稅災哀鴻遍野,有些人資產被凍結、帳戶存款被違法強制執行、房產被查封拍賣,還被銀行抽銀根,造成公司無法周轉、個人無法償還銀行貸款,因而家庭失和、妻離子散,或被限制出境、滯留海外,有家歸不得而客死他鄉,甚至被拘提管收,失去自由,更有人因冤稅得重症、憂鬱症,還有人因此而自殺身亡,或只能暗夜哭泣?!一般公司行號或個人,禁不起無止盡的纏訟,而選擇花錢消災,或擔心稅捐機關挾怨報復而敢怒不敢言。
前財政部長張盛和曾說,大家只要有花錢,財政部就能收到營業稅;生前不花,死後留給子女,還是會課到遺贈稅…..,追稅追到地獄的故事,被媒體評為典型的「稅匠」。在成千上萬稅災故事中,稅額多少?要繳多少?國稅局說了算數。

稅災1,欠稅密帳=灌水假稅單?

前司法院長黃少谷的兒子黃任中因為投資股市致富,合法節稅卻被指為逃漏稅及欠稅不繳而管收。黃任中曾經拿出一張金額高達40億元的本票,要償還欠稅,但行政執行處拒收!因為那張本票是1999年開立,已超過票據請求權3年期限。2004年黃任中管收結束後抑鬱而終,沒想到國稅局業績立刻爆增,原來政府也不認的「40億的本票」,被台北國稅局當作「鐵證」,認定黃任中的兒子黃若谷繼承「40億的遺產」,核定遺產稅為17億元。

這正是國稅局一貫手法:超級灌水、冤死人的案例。法務部雖然在2009年向黃任中及其遺族道歉,管收追稅為不當之舉,但黃任中已死,直到死前在病榻上仍心繫官司,並堅持人民本來就可以合法避稅,自己沒有欠稅。然直到現在,黃任中仍年年被列為欠稅大戶第2名,黃若谷則因為莫須有的遺產被列為欠稅大戶榜首!

稅災2,人死稅單不死,暴漲2,700倍—同名烏龍稅單

1976年家住中壢市的林王越女士收到一張100多元地價稅稅單,只有同名同姓,身分證字號、性別、地址通通不對。她向郵差說明後當場即把掛號信退回。沒想到,隔年郵差又來了,收信人依舊是林王越,地址卻變成林王越女士住家的地址。從此,稅單年年寄來,年年更正,承辦人員總是保證會做出妥善處理,但直到1995年林女士去世,稅單還是持續報到。甚至4年後還收到地方法院對過世的林女士凍結資產、限制出境的公文,理由是積欠27萬餘元地價稅加罰鍰。稅單和相關處分連死人都不放過,林女士兒子表達嚴重抗議,承辦人強調是弄錯了,立即打電話去法院請求撤銷。匪夷所思的是,稅單仍然每年寄來,直到林女士兒子忍無可忍,直接對承辦人說「乾脆你給我土地所有權狀,把這塊地給我,我就繳這筆錢,把案子給結了。」從此國稅局才終結30年的幽靈稅單。

稅災3,萬年稅單典型案例—太極門冤錯稅案

近年民間及學者多方探討「萬年不死稅單」問題,指出太極門稅務案件為萬年不死稅單之典型案例,並比喻為稅法上的二二八。

太極門稅務案件乃檢察官及國稅局自始違反程序正義及程序正當性,根本不應起訴,更不應該課稅之冤錯案件。國稅局一開始就沒有調查,直接依刑案起訴書資料就把弟子的敬師禮當成補習班學費和營業收入,逕行違法課稅。

2007年7月13日刑事三審判決確定認定無詐欺、無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並認定敬師禮是贈與,屬於免稅所得,弟子互助代辦並非營利販售,沒有任何課稅問題;監察院於2002年、2009年二度公布調查結果,認定檢察官對太極門之偵辦起訴及國稅局之課稅均有違反正當法律程序、程序正義及侵害人權之重大違法;2009年獲得國家冤獄賠償;2012年國稅局公告調查,7,401份證據全部顯示敬師禮是贈與。超過二十多年的漫長行政救濟,財政部訴願會及行政法院已撤銷稅單高達17次,2005年、2009年、2015年3月、同年7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16位法官,4次判決撤銷國稅局之違法課稅處分。但是國稅局仗著架空核課時效的函釋,有恃無恐,針對撤銷意旨所要求調查之事項,並未進行調查,僅刪減部分金額即又違法發單。

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委員李念祖律師表示,太極門在1996年被檢察官以極不嚴謹、甚至令人存疑的證據起訴,雖然法院並未採納這些證據,而判定太極門無詐欺、無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國稅局卻沿用不正當的手段及假設進行課稅處罰,並發展出一套規避時效的做法跟理論,造成本案課稅時效已過,卻持續被國稅局追稅,成為業界所稱的「萬年稅單」,而這並非個案,是普遍性的問題。他指出:「人民的生命有限,但稅捐機關長存;這絕非正當的法律程序。」人民向政府主張權利時,政府會以超過時效而不受理;但政府的課稅處分卻沒有時效限制,嚴重侵害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