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 (3)堂上一点朱 百姓千滴血—万年税单血泪税灾
【文/李树】 2018/08/19

▲李念祖律师表示,人民的生命有限,税捐机关长存;万年税单绝非正当的法律程序。
万年税单的现象造成税灾哀鸿遍野,有些人资产被冻结、帐户存款被违法强制执行、房产被查封拍卖,还被银行抽银根,造成公司无法周转、个人无法偿还银行贷款,因而家庭失和、妻离子散,或被限制出境、滞留海外,有家归不得而客死他乡,甚至被拘提管收,失去自由,更有人因冤税得重症、忧郁症,还有人因此而自杀身亡,或只能暗夜哭泣?!一般公司行号或个人,禁不起无止尽的缠讼,而选择花钱消灾,或担心税捐机关挟怨报复而敢怒不敢言。
前财政部长张盛和曾说,大家只要有花钱,财政部就能收到营业税;生前不花,死後留给子女,还是会课到遗赠税┅..,追税追到地狱的故事,被媒体评为典型的「税匠」。在成千上万税灾故事中,税额多少?要缴多少?国税局说了算数。

税灾1,欠税密帐=灌水假税单?

前司法院长黄少谷的儿子黄任中因为投资股市致富,合法节税却被指为逃漏税及欠税不缴而管收。黄任中曾经拿出一张金额高达40亿元的本票,要偿还欠税,但行政执行处拒收!因为那张本票是1999年开立,已超过票据请求权3年期限。2004年黄任中管收结束後抑郁而终,没想到国税局业绩立刻爆增,原来政府也不认的「40亿的本票」,被台北国税局当作「铁证」,认定黄任中的儿子黄若谷继承「40亿的遗产」,核定遗产税为17亿元。

这正是国税局一贯手法∶超级灌水、冤死人的案例。法务部虽然在2009年向黄任中及其遗族道歉,管收追税为不当之举,但黄任中已死,直到死前在病榻上仍心系官司,并坚持人民本来就可以合法避税,自己没有欠税。然直到现在,黄任中仍年年被列为欠税大户第2名,黄若谷则因为莫须有的遗产被列为欠税大户榜首!

税灾2,人死税单不死,暴涨2,700倍—同名乌龙税单

1976年家住中坜市的林王越女士收到一张100多元地价税税单,只有同名同姓,身分证字号、性别、地址通通不对。她向邮差说明後当场即把挂号信退回。没想到,隔年邮差又来了,收信人依旧是林王越,地址却变成林王越女士住家的地址。从此,税单年年寄来,年年更正,承办人员总是保证会做出妥善处理,但直到1995年林女士去世,税单还是持续报到。甚至4年後还收到地方法院对过世的林女士冻结资产、限制出境的公文,理由是积欠27万馀元地价税加罚锾。税单和相关处分连死人都不放过,林女士儿子表达严重抗议,承办人强调是弄错了,立即打电话去法院请求撤销。匪夷所思的是,税单仍然每年寄来,直到林女士儿子忍无可忍,直接对承办人说「乾脆你给我土地所有权状,把这块地给我,我就缴这笔钱,把案子给结了。」从此国税局才终结30年的幽灵税单。

税灾3,万年税单典型案例—太极门冤错税案

近年民间及学者多方探讨「万年不死税单」问题,指出太极门税务案件为万年不死税单之典型案例,并比喻为税法上的二二八。

太极门税务案件乃检察官及国税局自始违反程序正义及程序正当性,根本不应起诉,更不应该课税之冤错案件。国税局一开始就没有调查,直接依刑案起诉书资料就把弟子的敬师礼当成补习班学费和营业收入,迳行违法课税。

2007年7月13日刑事三审判决确定认定无诈欺、无漏税、无违反税捐稽徵法,并认定敬师礼是赠与,属於免税所得,弟子互助代办并非营利贩售,没有任何课税问题;监察院於2002年、2009年二度公布调查结果,认定检察官对太极门之侦办起诉及国税局之课税均有违反正当法律程序、程序正义及侵害人权之重大违法;2009年获得国家冤狱赔偿;2012年国税局公告调查,7,401份证据全部显示敬师礼是赠与。超过二十多年的漫长行政救济,财政部诉愿会及行政法院已撤销税单高达17次,2005年、2009年、2015年3月、同年7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16位法官,4次判决撤销国税局之违法课税处分。但是国税局仗著架空核课时效的函释,有恃无恐,针对撤销意旨所要求调查之事项,并未进行调查,仅删减部分金额即又违法发单。

总统府人权谘询委员会委员李念祖律师表示,太极门在1996年被检察官以极不严谨、甚至令人存疑的证据起诉,虽然法院并未采纳这些证据,而判定太极门无诈欺、无漏税、无违反税捐稽徵法,国税局却沿用不正当的手段及假设进行课税处罚,并发展出一套规避时效的做法跟理论,造成本案课税时效已过,却持续被国税局追税,成为业界所称的「万年税单」,而这并非个案,是普遍性的问题。他指出∶「人民的生命有限,但税捐机关长存;这绝非正当的法律程序。」人民向政府主张权利时,政府会以超过时效而不受理;但政府的课税处分却没有时效限制,严重侵害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