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4)赋税人权照过来 欧美、台湾比一比
【文/李诚信】 2018/08/26

▲(左)各国纳税人权利保障组织比较。 (右)黄靖 请教各国法官、税法领域专家,从法律角度,比较各国赋税人权环境与台湾的差异。
司法机关执法人员黄靖 近两年参加数场国际人权会议,亲自请教各国法官、税法领域专家,她从法律角度,比较各国赋税人权环境与台湾的差异,「赋税人权是各国都开始重视的议题。」
欧美重公平透明稳定 台湾行政裁量权过大

欧美赋税政策站在协助纳税者立场

2015年美国税务局发布重要规范Commissioner of Internal Revenue及公开网站明示,人民享有被告知资讯、支付正确税额、质疑国税局立场、申诉及享有公平公正税制等权利,可以透过纳税人权利保护机制,寻求税务及法律上协助。而在丹麦赋税人权会议中,赋税基金会量化分析中心主任Mr. Kyle Pomerleau也表示,健全的赋税政策应有的特性为中立、简单、透明、稳定,显示税务机关与人民对话和合作的重要性。

反观台湾税捐稽徵实务,行政机关裁量权过大,9千多则解释函令,未经立法院审议,司法院大法官700多则解释宪法中,有高达110多则是税法解释,约占总量的1/7,其中有13则解释函令宣告违宪,可说是违宪惯犯。黄靖 指出,「课税应该要严守法律保留原则,行政机关片面透过函令便宜行事课税,人民无法预测查询函令内容,甚至常用协商方式要人民多少缴一点,造成税务的不透明、不稳定也不合理。」

纳税人权利保障∶独立於财税机关VS官派魁儡

欧美各国纳税人权利保障之组织,成员多为税务专业的律师、会计师,作为税务机关和纳税人的沟通、宣传桥梁,也可以协助申诉,还可以直接跟国会提出观察报告,不会受财税机关牵制。反观台湾,坐实「官官相护」专制陋习,纳保官是官派魁儡?!2017年12月28日实施的纳税者权利保护法,虽然特别设立纳税者权利保护官,财政部竟自行发布由各区国税局有10年以上经验、荐任8职等以上、考绩良好者担任纳保官,变成「球员兼裁判」失去监督和为人民发声的功能,架空当初纳保法设置纳保官的目的。

税务诉讼人民胜诉率∶捷克50%、荷兰30%,台湾仅6%

捷克税务案件人民胜诉率大约可以达到50%,而且最高行政法院还会每年汇整税务机关违法样态,避免错误再犯;而荷兰行政法院判决人民的胜诉率大约30%左右,原则上行政法院会直接裁判,不会有发回给行政机关重为处分的情形,人民的胜诉获得终局裁判。

我国行政法院长期背负「败诉法院」污名,根据学者统计行政法院人民税务诉讼的胜诉率不到6%;税务法官的专业养成竟然是请资深税务人员来授课,如此税务法官几乎难以挑战税务机关的见解。最令人诟病的是,行政法院针对税务案件鲜少自为判决,纵使人民胜诉还是发回原处分机关另为适法处分,让人民来回在诉讼程序中轮回,丧失司法监督行政、定纷止争的功能。

漏税罚则∶非洲0.2倍,美、日、英1倍以下,台湾10倍

在台湾捐稽徵单位对漏税罚则倍数是否有过高的问题?普华商务法律事务所蔡朝安律师曾於「漏税罚与比例原则」研讨会中比较各国与台湾的漏税罚款比例指出,日本一般为0.1~0.15倍,重大情形则为0.35~0.4倍;美国一般0.2~0.3倍, 重大情形则为0.75倍;英国一般0.3~0.7倍,重大情形则为1倍;台大法律系兼任教授葛克昌甚至指出非洲罚则仅约0.2倍;但是台湾动辄高於本税1至10倍罚锾,而且完全取决於行政机关裁量,导致个人负债累累、企业面临倒闭实不利经济发展,因此裁罚倍数虽为立法范畴,但应符合比例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