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 (5) 鸡毛当令箭 解释函令架空法律
【文/林歆芙】 2018/09/01

▲王健安律师表示,解释函令是球员兼裁判,都是国税局说了算!
「赋税人权」已成为国际人权潮流之普世价值,租税法定主义是法治国家的基本要求,如果法律没有授权就不能用函释做为依据,对人民的基本权加以侵害,或是课以不利益的负担。就法律位阶而言,宪法最高,法律次高,解释函令的行政命令最低,可是在税捐实务却刚好倒过来,把解释函令等同法律,目前竟有9500多则解释函令。台湾税法学会理事长葛克昌教授指出,解释函令不是法律,财政部不应依解释函令对人民课税。然税捐机关却以鸡毛当令箭,片面透过函令便宜行事课税,人民无法预测查询函令内容,甚至常用协商方式要人民多少缴一点,会造成税务的不透明、不稳定也不合理。

一张税单 倾家荡产 丧失自由

税捐机关在开出税单之後,不论税单是否合法、有无正确,就能以税捐保全为藉口,将纳税人的资产禁止处分。一般公司行号,一旦资产被禁止处分,等於是所有可以周转的头寸完全动弹不得,甚至引起往来银行的质疑,而影响信贷、被抽银根。单凭一张税单,税捐机关的权力就可以大到让人倾家荡产!
人民认为税单有问题,申请复查必须在税单缴纳期间届满日之後30天内提出,差一天都不行,稽徵机关作成复查决定却不受法定两个月期限的拘束。复查之後,若还是不服,就进入诉愿程序,但人民提诉愿却必须先缴一半的税额或提供担保,例如1000万元的税单,就必须先缴500万元或提供相当500万元价值的资产作为抵押担保,否则财产就会被强制执行、拍卖,纳税人甚至会被限制出境,或管收!有没有欠税都还没判决确定,为何就必须先缴一半?为何可以限制人身自由?人民处於弱势,不仅是武器不平等、权利不对等,这种直接剥夺人身自由的作法,完全不符比例原则,已严重侵害受宪法保障的基本权,也违反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9至12条对人身自由、居住迁徙自由之拘束,应遵守正当程序的规定。

万年不死税单 风险无限大

检察官起诉之後,法院判决无罪,起诉书就自始无效,所控罪名自始不存在,检察官就不能再针对同一罪名重新起诉。国税局发出原始税单,纳税人不服,要先申请复查,国税局作出复查决定发出新税单之後,原始税单应该就被新税单取代而不存在。然而,现实状况却是,新税单被财政部诉愿会或行政法院判认错误不法而撤销之後,国税局竟然可以不限次数、没有年限,重复更改税额、重复不断发出新税单。检察官不能对被判无罪的同一事实重复起诉;相同事实的税单,不管被撤销几次,国税局却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发单,强夺民产。严重伤害人民、伤害国家、破坏法治,更严重侵害宪法及国际人权两公约所保障之基本人权,可说是祸国殃民,无法无天。

王健安以「羊入虎口」形容台湾的行政救济程序,当人民收到不公不义的税单提起行政救济,就像是羊走入了国税局的虎口,根本无法得到救济,人民还有什麽动力再继续努力?当税制稳定是可以被预期和信赖的,所有税单的开立是依照法律和证据,而最後的司法救济是有效的,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才是可以被预期的。在实务上,外商来台湾投资前都要做风险评估,要确认台湾适不适合投资,要请王健安帮忙评估税法的部分,但他都不能写,因为以他自己从事税捐实务的经验来看,台湾税捐稽徵风险是无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