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 (5) 雞毛當令箭 解釋函令架空法律
【文/林歆芙】 2018/09/01

▲王健安律師表示,解釋函令是球員兼裁判,都是國稅局說了算!
「賦稅人權」已成為國際人權潮流之普世價值,租稅法定主義是法治國家的基本要求,如果法律沒有授權就不能用函釋做為依據,對人民的基本權加以侵害,或是課以不利益的負擔。就法律位階而言,憲法最高,法律次高,解釋函令的行政命令最低,可是在稅捐實務卻剛好倒過來,把解釋函令等同法律,目前竟有9500多則解釋函令。台灣稅法學會理事長葛克昌教授指出,解釋函令不是法律,財政部不應依解釋函令對人民課稅。然稅捐機關卻以雞毛當令箭,片面透過函令便宜行事課稅,人民無法預測查詢函令內容,甚至常用協商方式要人民多少繳一點,會造成稅務的不透明、不穩定也不合理。

一張稅單 傾家蕩產 喪失自由

稅捐機關在開出稅單之後,不論稅單是否合法、有無正確,就能以稅捐保全為藉口,將納稅人的資產禁止處分。一般公司行號,一旦資產被禁止處分,等於是所有可以周轉的頭寸完全動彈不得,甚至引起往來銀行的質疑,而影響信貸、被抽銀根。單憑一張稅單,稅捐機關的權力就可以大到讓人傾家蕩產!
人民認為稅單有問題,申請復查必須在稅單繳納期間屆滿日之後30天內提出,差一天都不行,稽徵機關作成復查決定卻不受法定兩個月期限的拘束。復查之後,若還是不服,就進入訴願程序,但人民提訴願卻必須先繳一半的稅額或提供擔保,例如1000萬元的稅單,就必須先繳500萬元或提供相當500萬元價值的資產作為抵押擔保,否則財產就會被強制執行、拍賣,納稅人甚至會被限制出境,或管收!有沒有欠稅都還沒判決確定,為何就必須先繳一半?為何可以限制人身自由?人民處於弱勢,不僅是武器不平等、權利不對等,這種直接剝奪人身自由的作法,完全不符比例原則,已嚴重侵害受憲法保障的基本權,也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9至12條對人身自由、居住遷徙自由之拘束,應遵守正當程序的規定。

萬年不死稅單 風險無限大

檢察官起訴之後,法院判決無罪,起訴書就自始無效,所控罪名自始不存在,檢察官就不能再針對同一罪名重新起訴。國稅局發出原始稅單,納稅人不服,要先申請復查,國稅局作出復查決定發出新稅單之後,原始稅單應該就被新稅單取代而不存在。然而,現實狀況卻是,新稅單被財政部訴願會或行政法院判認錯誤不法而撤銷之後,國稅局竟然可以不限次數、沒有年限,重複更改稅額、重複不斷發出新稅單。檢察官不能對被判無罪的同一事實重複起訴;相同事實的稅單,不管被撤銷幾次,國稅局卻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發單,強奪民產。嚴重傷害人民、傷害國家、破壞法治,更嚴重侵害憲法及國際人權兩公約所保障之基本人權,可說是禍國殃民,無法無天。

王健安以「羊入虎口」形容台灣的行政救濟程序,當人民收到不公不義的稅單提起行政救濟,就像是羊走入了國稅局的虎口,根本無法得到救濟,人民還有什麼動力再繼續努力?當稅制穩定是可以被預期和信賴的,所有稅單的開立是依照法律和證據,而最後的司法救濟是有效的,我們國家的經濟發展才是可以被預期的。在實務上,外商來台灣投資前都要做風險評估,要確認台灣適不適合投資,要請王健安幫忙評估稅法的部分,但他都不能寫,因為以他自己從事稅捐實務的經驗來看,台灣稅捐稽徵風險是無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