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40)—世界公民日18週年論壇專題(上) 從太極門冤案談改革 正綱紀解決問題
【文/林心欣】 2019/04/06

▲(左)張靜律師、(中)陳清秀教授、(右)連福隆教授
台灣陪審團協會副理事長張靜律師以「從太極門冤錯案談除弊三箭:正綱紀、簡政事、輕稅賦」為題,指出:「不除弊不足以興利,不興利不足以厚生,不厚生不足以富國」,尤其要「正綱紀」,公務員貪汙,國家就不會清明。他以堪稱法稅228的太極門案剖析問題,當初偵辦的侯寬仁檢察官,經監察院調查確定犯有八項重大違法,亂紀濫權的人,卻在去(2018)年高升為廉政署副署長;而台中高等行政法院的林秋華審判長自承對太極門有利之證據,因為年紀大,看後即忘,也就地合法成為稅務專業法官;財政部的稅吏從未撤銷違法稅單,也不見有人受懲處。

除弊三箭:正綱紀、簡政事、輕稅賦

張靜引用美國前總統雷根1981年就職演說:「當前的危機在於政府無法解決人民的問題,因為政府本身就是問題。」正是台灣寫照。他直言,當前政府綱紀頹廢,「正綱紀」應從修正法官法著手:一、增列淘汰不良檢察官及法官的事由,如上述的侯寬仁和林秋華。二、法官及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增加外部人員、非法律人員,避免官官相護。三、廢除國家賠償法第13條,避免濫權公務員因定罪率低而規避賠償責任。四、廢除無法源依據的稅務獎勵金,減少稅吏貪汙。

「簡政事」,一是簡化行政及司法的救濟程序,廢除復查及訴願程序,讓人民可以直接提起行政訴訟,人民訴願時應繳納半數稅額或供擔保的制度一併廢除,以減輕人民請求行政救濟的負擔。二是簡化行政及司法的組織體系,讓行政訴訟回到普通法院。以美國為例,民事與行政一元化,既沒有行政法院,也沒有行政訴訟法,案件不會在兩種法院之間流浪、徘徊多年未決。

「輕稅賦」,據了解台灣的漏稅罰款比例動輒高於本稅1至10倍,但日本一般為0.1至0.15倍;美國一般0.2至0.3倍;英國一般0.3至0.7倍。「台灣的稅負過重,只是肥了政府,瘦了人民,一個國家無法藏富於民時,國力必然大衰。」張靜呼籲政府要找對的人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人民才得以享有該有的福利。

台灣賦稅風險大 發現新事證應撤銷錯誤處分

著名稅法學者,東吳大學法學院暨法律學系教授陳清秀指出,台灣的租稅法律風險很高,誰碰到誰倒楣。建議要對德國、美國租稅法加以翻譯與研究,要跟國際接軌。陳清秀針對太極門(民國)81綜所稅案之枉法裁判發表論文,以臺中高等行政法院(民國)106年度訴字第189號判決評析。談到行政院於2011年12月9日召開跨部會議,協調太極門稅案處理方案。決議以公告調查之方式「確認敬師禮之性質」。國稅局公告調查結果,回復之申明表,皆表達給付之敬師禮金性質為「贈與」,無任何一人主張為「學費」或「其他」性質。這是發生在確定判決之後的新事實新證據,足以證實原處分確屬違誤。由於這項新事實證據或情事變更,乃原確定裁判所未及斟酌之事實及證據,因此不受既判力之拘束。依據行政程序法第128條或第117條規定,應准予程序再開,並撤銷變更或廢止原確定處分。

追求正義不妥協 違法官員應被懲戒

德國歐斯納布魯克(Osnabrück)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直言,「立法院是製造惡法的機關。」人民收到假稅單,法官還沒判輸就要先繳一半,人民繳不出一半就查封房子。在台灣罰鍰最高可到15倍,但德國追訴人民罰鍰,超過財產一半必須停止,這是人民的基本生存權。

連福隆提到,太極門稅務冤案是國稅局用課稅權力壓迫人民自由意志、侵害人民信仰自由的典型案例。太極門在刑事訴訟、行政訴訟都是勝訴,尤其刑事訴訟採用嚴格的證據法則,經10年詳實審理調查,判決太極門無罪無稅,也認定敬師禮是贈與,行政機關應依循刑事判決所認定的事實,這是政府及人民應該遵守的基本原則,行政法院也早有判例,未料至今23年,國稅局仍在開單。

連福隆非常支持控告官員違法徵收罪,控告政府圖利自己。「課稅權必須受到監督,當官員違法徵收人民稅捐,就必須受到懲處甚至刑法制裁,人民的權利才能被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