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40)—世界公民日18周年论坛专题(上) 从太极门冤案谈改革 正纲纪解决问题
【文/林心欣】 2019/04/06

▲(左)张静律师、(中)陈清秀教授、(右)连福隆教授
台湾陪审团协会副理事长张静律师以「从太极门冤错案谈除弊三箭∶正纲纪、简政事、轻税赋」为题,指出∶「不除弊不足以兴利,不兴利不足以厚生,不厚生不足以富国」,尤其要「正纲纪」,公务员贪污,国家就不会清明。他以堪称法税228的太极门案剖析问题,当初侦办的侯宽仁检察官,经监察院调查确定犯有八项重大违法,乱纪滥权的人,却在去(2018)年高升为廉政署副署长;而台中高等__政法院的__秋华审判长自承对太极门有__之证据,因为__纪大,看後即忘,也就地合法成为税务专业法官;财政部的税吏从未撤销违法税单,也不见有人受惩处。

除弊三箭∶正纲纪、简政事、轻税赋

张静引用美国前总统雷根1981年就职演说∶「当前的危机在於政府无法解决人民的问题,因为政府本身就是问题。」正是台湾写照。他直言,当前政府纲纪颓废,「正纲纪」应从修正法官法著手∶一、增列淘汰不良检察官及法官的事由,如上述的侯宽仁和林秋华。二、法官及检察官评鉴委员会增加外部人员、非法律人员,避免官官相护。三、废除国家赔偿法第13条,避免滥权公务员因定罪率低而规避赔偿责任。四、废除无法源依据的税务奖励金,减少税吏贪污。

「简政事」,一是简化行政及司法的救济程序,废除复查及诉愿程序,让人民可以直接提起行政诉讼,人民诉愿时应缴纳半数税额或供担保的制度一并废除,以减轻人民请求行政救济的负担。二是简化行政及司法的组织体系,让行政诉讼回到普通法院。以美国为例,民事与行政一元化,既没有行政法院,也没有行政诉讼法,案件不会在两种法院之间流浪、徘徊多年未决。

「轻税赋」,据了解台湾的漏税罚款比例动辄高於本税1至10倍,但日本一般为0.1至0.15倍;美国一般0.2至0.3倍;英国一般0.3至0.7倍。「台湾的税负过重,只是肥了政府,瘦了人民,一个国家无法藏富於民时,国力必然大衰。」张静呼吁政府要找对的人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人民才得以享有该有的福利。

台湾赋税风险大 发现新事证应撤销错误处分

著名税法学者,东吴大学法学院暨法律学系教授陈清秀指出,台湾的租税法律风险很高,谁碰到谁倒楣。建议要对德国、美国租税法加以翻译与研究,要跟国际接轨。陈清秀针对太极门(民国)81综所税案之枉法裁判发表论文,以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民国)106年度诉字第189号判决评析。谈到行政院於2011年12月9日召开跨部会议,协调太极门税案处理方案。决议以公告调查之方式「确认敬师礼之性质」。国税局公告调查结果,回复之申明表,皆表达给付之敬师礼金性质为「赠与」,无任何一人主张为「学费」或「其他」性质。这是发生在确定判决之後的新事实新证据,足以证实原处分确属违误。由於这项新事实证据或情事变更,乃原确定裁判所未及斟酌之事实及证据,因此不受既判力之拘束。依据行政程序法第128条或第117条规定,应准予程序再开,并撤销变更或废止原确定处分。

追求正义不妥协 违法官员应被惩戒

德国欧斯纳布鲁克(Osnabr__k)大学驻台教授连福隆直言,「立法院是制造恶法的机关。」人民收到假税单,法官还没判输就要先缴一半,人民缴不出一半就查封房子。在台湾罚锾最高可到15倍,但德国追诉人民罚锾,超过财产一半必须停止,这是人民的基本生存权。

连福隆提到,太极门税务冤案是国税局用课税权力压迫人民自由意志、侵害人民信仰自由的典型案例。太极门在刑事诉讼、行政诉讼都是胜诉,尤其刑事诉讼采用严格的证据法则,经10年详实审理调查,判决太极门无罪无税,也认定敬师礼是赠与,行政机关应依循刑事判决所认定的事实,这是政府及人民应该遵守的基本原则,行政法院也早有判例,未料至今23年,国税局仍在开单。

连福隆非常支持控告官员违法徵收罪,控告政府图利自己。「课税权必须受到监督,当官员违法徵收人民税捐,就必须受到惩处甚至刑法制裁,人民的权利才能被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