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51)—檢察官,你扣錯第一顆扣子!
【文/張琳】 2019/06/15

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自民國55年成立以來,師徒傳承的門派本質從無改變,55年到79年及86年到現在,從無因弟子贈與敬師禮或弟子之互助代辦而遭課稅;唯獨80到85年6個年度,因侯寬仁之非法起訴、移送國稅局而被違法課稅,人民被迫陷入無止盡的救濟深淵。

91年監察院自動調查,認定侯寬仁偵辦太極門案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嚴重侵害人權,詳列其涉犯八項重大違法,並移送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且認定起訴書與證據資料扞格矛盾,據以提起公訴,不符證據法則,檢察官也自承未予調查;並將此案選列為「第三屆監察院人權保障工作彙總報告」之重大人權保障案件。國稅局僅憑不符證據法則的起訴書強徵課稅,利用國家公權力霸凌人民,迫害宗教自由、信仰自由及文化生活權,嚴重違反憲法及國際人權兩公約。

國稅局,矇眼捂耳繼續扣繼續錯下去

國稅局唯一的課稅依據就是侯寬仁違法偵辦太極門所製作的起訴書資料。然起訴書只是行政機關檢察官的陳述,屬待證事項,依法根本不能作為課稅依據。而且起訴書矛盾的將太極門弟子贈與掌門人之敬師禮同時主張為補習班學費、營業收入及詐欺所得,並請求法院依法沒收,既然要沒收就不是應稅所得,依法就不能夠課稅。然國稅局根本無視起訴書的矛盾,也沒有等待刑事法院判決確定所得性質,沒有給當事人說明的機會,更無實際查核所得性質就於86年發出違法稅單,嚴重違反正當法律程序,稅單自始無效。

法官,乾脆將錯就錯再扣下去,悖離事實枉法裁判

太極門稅務冤案唯一的爭點是敬師禮性質,81年度綜所稅案,原承審法官因發現中區國稅局的課稅處分明顯違誤,表明將全案撤銷,然承審法官將進行言詞辯論之前,突被調職,繼任的法官沒有重開準備庭,直接進行言詞辯論,甚至無視中區國稅局偽造文書,隱匿有利當事人之贈與證據,無視刑事案件仍在法院審理中,未依行政訴訟法第177條之規定,裁定停止訴訟程序,等候調查密度及證據證明力均有較高標準的刑事法院判決確定所得性質,竟搶在95年12月14日就做出悖離事證的枉法裁判,與原承審法官所公開之心證大相逕庭,嚴重侵害當事人憲法之訴訟防禦權,違法違憲。

繼任法官所作之判決將80、82、83、84年度處分撤銷,卻將81年度之課稅處分駁回;而同樣的贈與證據,94年9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98年8月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撤銷85年度綜所稅之課稅處分,造成同事實、同性質、同證據之課稅處分,不同年度判決結果相互歧異之矛盾現象。掌門人提出上訴,卻因最高行政法院是法律審,根本不審究事實,而致上訴遭到駁回。

81年度綜所稅遭受枉法裁判之後,太極門師徒從無放棄任何救濟的機會,從96年1月不斷的依法提出再審,不斷主張國稅局偽造及隱匿對當事人有利之事證,且在81年度綜所稅案判決之後,出現諸多新事實新事證,作為人民包青天的行政法院,卻完全無視新事證,不斷駁回再審,甚至以5年再審期限已過,拒絕依據事實、面對真相、更正錯誤、公正審判,有違兩公約保障公平審判的權利。我國既已將國際人權兩公約內國法化,且其位階高於國內一般法律,於適用一般法律時,更應以人權保障為最高指導原則,否則即是違反兩公約之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