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51)—检察官,你扣错第一颗扣子!
【文/张琳】 2019/06/15

太极门气功养生学会自民国55年成立以来,师徒传承的门派本质从无改变,55年到79年及86年到现在,从无因弟子赠与敬师礼或弟子之互助代办而遭课税;唯独80到85年6个年度,因侯宽仁之非法起诉、移送国税局而被违法课税,人民被迫陷入无止尽的救济深渊。

91年监察院自动调查,认定侯宽仁侦办太极门案违反正当法律程序,严重侵害人权,详列其涉犯八项重大违法,并移送法务部从严究责议处,且认定起诉书与证据资料捍格矛盾,据以提起公诉,不符证据法则,检察官也自承未予调查;并将此案选列为「第三届监察院人权保障工作汇总报告」之重大人权保障案件。国税局仅凭不符证据法则的起诉书强徵课税,利用国家公权力霸凌人民,迫害宗教自由、信仰自由及文化生活权,严重违反宪法及国际人权两公约。

国税局,蒙眼捂耳继续扣继续错下去

国税局唯一的课税依据就是侯宽仁违法侦办太极门所制作的起诉书资料。然起诉书只是行政机关检察官的陈述,属待证事项,依法根本不能作为课税依据。而且起诉书矛盾的将太极门弟子赠与掌门人之敬师礼同时主张为补习班学费、营业收入及诈欺所得,并请求法院依法没收,既然要没收就不是应税所得,依法就不能够课税。然国税局根本无视起诉书的矛盾,也没有等待刑事法院判决确定所得性质,没有给当事人说明的机会,更无实际查核所得性质就於86年发出违法税单,严重违反正当法律程序,税单自始无效。

法官,乾脆将错就错再扣下去,悖离事实枉法裁判

太极门税务冤案唯一的争点是敬师礼性质,81年度综所税案,原承审法官因发现中区国税局的课税处分明显违误,表明将全案撤销,然承审法官将进行言词辩论之前,突被调职,继任的法官没有重开准备庭,直接进行言词辩论,甚至无视中区国税局伪造文书,隐匿有利当事人之赠与证据,无视刑事案件仍在法院审理中,未依行政诉讼法第177条之规定,裁定停止诉讼程序,等候调查密度及证据证明力均有较高标准的刑事法院判决确定所得性质,竟抢在95年12月14日就做出悖离事证的枉法裁判,与原承审法官所公开之心证大相迳庭,严重侵害当事人宪法之诉讼防御权,违法违宪。

继任法官所作之判决将80、82、83、84年度处分撤销,却将81年度之课税处分驳回;而同样的赠与证据,94年9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98年8月最高行政法院判决撤销85年度综所税之课税处分,造成同事实、同性质、同证据之课税处分,不同年度判决结果相互歧异之矛盾现象。掌门人提出上诉,却因最高行政法院是法律审,根本不审究事实,而致上诉遭到驳回。

81年度综所税遭受枉法裁判之後,太极门师徒从无放弃任何救济的机会,从96年1月不断的依法提出再审,不断主张国税局伪造及隐匿对当事人有利之事证,且在81年度综所税案判决之後,出现诸多新事实新事证,作为人民包青天的行政法院,却完全无视新事证,不断驳回再审,甚至以5年再审期限已过,拒绝依据事实、面对真相、更正错误、公正审判,有违两公约保障公平审判的权利。我国既已将国际人权两公约内国法化,且其位阶高於国内一般法律,於适用一般法律时,更应以人权保障为最高指导原则,否则即是违反两公约之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