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53)—稅改關鍵 司法除錯立法監督
【文/李誠信】 2019/06/29

我國被譽為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但稅制亂象幾乎毀掉民主法治價值。經緯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張靜指出,法稅改革需要司法權的支持,但台灣司法有問題,人民普遍不信任司法:「法官對自由心證的誤用,等於濫用!」中華民國記帳士公會全國聯合會監事會召集人蔡維杰指出:「稅務員內部的評鑑是以業績越好,評鑑越好,這不是代表越容易侵害人權的稅官,越容易升官?」
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台灣)人權委員會觀察員李俐欣律師觀察台灣人權問題,研究民主國家權力分立制衡機制的運作,以打造台灣稅改良心工程為題,進行專題報告。以萬年稅單的典型案例太極門稅務案件為例,該案起因於1996年刑事案件,檢察官濫權起訴,捏造一個金額,一面誣指為詐欺所得應該全部沒收,一面又誣指為補習班學費及營業收入,同時移送國稅局課稅。刑案在2007年已經三審判決確定無罪、無稅,並認定「弟子贈與掌門人之敬師禮,既屬贈與性質,依所得稅法第4條第17款屬免稅所得」、「弟子間統一購買練功服等代辦品,由師兄姊代辦,並非營利販售。」與掌門人夫婦無關,沒有課稅問題,而且在2009年就獲得國家冤獄賠償。行政法院及財政部訴願會也18次裁判太極門勝訴,但國稅局從來沒有依照撤銷意旨檢討,只是更改稅額便再次發單,人民只能一再提起救濟程序,延宕23年至今未解。

太極門稅案被稱為台灣法稅照妖鏡,涉及嚴重迫害人民宗教自由、信仰自由及文化生活權,堪稱集稅務災難大成。透過本案例李俐欣建議:台灣當務之急應透過制度遴選具備專業能力與獨立思考能力的行政法院法官,不受行政官僚體系的牽制與綁架,真正落實監督與制衡稅務機關的功能。

司法權發揮除錯功能 保障人權與財產權

司法權功能:稅捐徵收爭議涉及國家高權直接剝奪人民財產,健全的司法救濟制度,發揮除錯機制才能有效遏止稅務機關侵權。

相形之下,台灣的稅務司法救濟制度顯得失職失能。根據學者統計稅務訴訟人民的勝訴率不到6%。人民勝訴,法官多半不自為判決,而發回國稅局另為適法之處分,人民無法獲得有效救濟,只能一再提起救濟,週而復始,形成萬年稅單。

行政法院法官稅務專業能力不足,難以挑戰稅務機關的見解。儘管通過〈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司法院的改革卻像場騙局,專業稅務法官竟然以審查要點辦理,百分百申請就能通過。以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林秋華、莊金昌、劉錫賢3位法官為例,根據司法院網站資料統計,3位法官分別在2012、2016年共承審178件稅務訴訟,人民100%敗訴,這樣的法官也成為稅務專業法官,令人憂心!

立法權發揮監督機制 制衡稅務行政濫權

立法權功能:國會代表全體人民的立場與權力,擁有預算審查、調查監督權,以監督行政部門依法行政,對人民財產權的保障劃定了國家稅收權力不可侵犯的界線,稅捐稽徵行為需基於法律的明確規定,遵守租稅法定原則。
台灣變調的立法權,卻任由財政部頒布九千多條解釋函令,導致稅務機關行政裁量權過大,稅災民怨不斷。今年一月爆發執政黨為稅務獎勵金護航,再度通過財政部所編列1億3千萬元沒有法源依據的稅務獎勵金。為杜絕稅務人員濫開稅單的風險,朱星羽等160多位立委早已於2004年提案廢除查稅獎金。面對各界批判,民進黨王榮璋立委竟稱:「我們不是沒有法源的依據,而是沒有法律的授權」。本質上就是違法,玩弄文字愚民?

●WTA前任主席Staffan Wennberg直言,稅務獎勵金制度根本完全錯誤,稅務機關唯一任務就是為納稅人服務。在瑞典徵納雙方之間是種開放友善的關係,稅務單位是回答協助納稅人問題。稅務獎勵金制度製造了雙方衝突……。

●WTA創始人與秘書長暨亞太納稅人聯盟主席Bjorn Tarras-Wahlberg痛批稅務獎勵金制度實在令人汗顏(embarrassing),應予廢除。

●瓜地馬拉Francisco Marroquín University教授Christopher Lingle直言,稅務機關為徵收高額稅收,創造複雜稅法令人民難以理解,就是一種犯罪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