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54)—税改ˉ恣意非法律 控制台湾人
【文/李树】 2019/07/06

▲上百位黄背心民众前去立法院抗议财政部编列1.3亿无法源依据的税务奖励金,要求立委要依法删除!
近两年,全国各地身穿黄背心的法税改革联盟志工高举「还我赋税人权」、「拒绝税暴力」各式标语,要求政府落实法税真改革,当前税务问题多严重呢?在经济低迷、薪资倒退17年之下,财政部竟能税收连续五年超徵共6,000多亿元,引发外界「超徵还民」的呼声,年年超徵的背後,隐藏多少人民冤屈血泪?根据法务部行政执行署统计,历年新增欠税欠费被强制执行案件,从2001年190万件,一路飙升到2018年1,021万件,平均每2人就有1人遭遇欠税欠费被强制执行的问题。

台湾人为何不生气? 我们被戒严税法箝制

当前财政部解释函令九千多条,被当作国税局课税及行政法院判决的重要依据。然而解释函令只是行政机关自行制定发布的「规则」,规范对象理论上并不是人民,而是所属下级机关,其位阶比法律低,根本不是立法院通过,总统公布的「法律」。财政部霸凌立法院,「鸡毛当令箭」,鸡毛还满天飞,2011年立法委员质询财政部长,指出财政部有7,000多条解释函令,很多不合时宜,应该检讨;2019年解释函令变成9,500多条,愈检讨愈多条,且有多则戒严时期的函释延用至今!税制残留戒严馀毒,迄至2019年5月底,在司法院大法官777则解释中,与税有关的释宪计有130则,其中有55则法律及解释函令被宣告违宪,之中更有17则与太极门冤税案件情况类似。财政部以解释函令剥夺人民财产权,处罚人民,明显违反租税法定主义,更违反宪法及国际人权两公约,严重侵害人权。

税务行政多恣意? 随时想开单就开单

我们与恶的距离多近?被称为法税二二八的太极门税案,学者称为集税务灾难大成,引起各界研究。此案历经二十几年行政救济,高等行政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总共6次判决太极门胜诉。行政法院法官都发回国税局另为适法之处分,依照行政诉讼法第241条,国税局20日内未提起上诉,收到判决书二个月内未做复查决定,就代表案件已经确定。但是,国税局每次都超过两个月,甚至超过三年以上,还做出复查决定,开出违法税单。依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677号解释,所揭明凡涉及人民权益事项,差一天都违宪之精神意旨,全案应早已终结,不能再发出税单,如果再发出税单,就是触犯刑法第129条违法徵收罪。
国税局一而再、再而三逾越法定期限,持续违法强徵课税,不但未全部解除财产禁止处分,更未全部涂销掌门人夫妇被迫提供之财产抵押,根本是抢夺民产。尤有甚者,国税局从1997年违法课税至今,二十多年了,法定核课期间早已超过,然国税局却无视法律规定,随时想开单就开单,有奖无惩不受监督,当然更加肆无忌惮。违法税单如果再不撤销,相关人员不但要负担国家赔偿责任,更将遭受刑事追诉及民事求偿。

罪恶祸首税务奖励金 执政党立委竟护航通过

财政部多神通广大?2019年1月10日上百位黄背心民众聚集立法院,抗议财政部编列1.3亿无法源依据的税务奖励金,要求立委要依法删除!不料,民进党王荣璋立委竟说,税务奖励金不是没有法源依据,是没有法律授权,因此在执政党多数立委护航下通过。早在2004年民进党朱星羽等160多位立委就提案通过废除奖金,以避免税务人员乱查税。为了平息民怨,包括警政、海关等早自删奖金,唯独财政部持续编列奖金自肥。

陈志龙指出,「税务奖金是邪恶奖励金」,法治国家根本没有发放税务奖金,怎有把人民当鹅拔毛,还能领奖金的制度?

长期以来在奖励金的诱惑之下,税官有奖无惩不受监督,当然更加肆无忌惮的胡乱开税单、不当查税。而被开错的乌龙税单呢?如果奖金领了,怎麽可能帮其平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