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55)—還原歷史真相 違法濫訴民冤無法解?
【文/林芯瑩】 2019/07/13

▲20多年訴訟的血淚斑斑,證物從地板堆到天花板滿滿的紙箱。
檢察官違法濫訴對人權造成的侵害,太極門案中清楚可見。1996年侯寬仁檢察官僅憑不實檢舉,帶著檢警調數百人荷槍實彈及媒體,大動作搜查太極門全國道館及部分弟子住所共19處。自羈押掌門人翌日至對外公布起訴書,共117天,針對掌門人共只開3次偵查庭,總共詢問13句話,總訊問時間僅29分鐘!寫出違反科學辦案精神、荒誕的起訴書,後來,被當作司法院訓練所的負面教材。然而,一個荒誕的起訴書,讓人民名譽受損、飽受冤苦。經過法院嚴謹審理,一、二、三審總共開58次庭,總共時間約9,570分鐘,每次開庭時間平均約165分鐘。侯寬仁的枉法、濫權、瀆職,不只傷害人民,也傷害國家。

20多年訴訟的血淚斑斑,從地板堆到天花板滿滿的紙箱,有法院扣押的證物、卷證、太極門弟子配合調查所提出的上萬份贈與書證、刑事判決書、稅案判決書、致總統府、五院的陳情書、監察院調查報告,及國稅局依照行政院跨部會議決議所作的公告調查,100%都表示敬師禮為贈與的7,401份證據。
當年擔任一審法官趙子榮率先使用交互詰問,審理約二百證人證詞,逐一查對證據,查明起訴書是假證據、偽事實,判太極門無罪。「10年才判決無罪確定對老百姓來說,很漫長,過程的辛苦只有真正經歷的人才知道。」趙子榮對太極門多年的堅持,表示非常感動,現今國家機關的沉痾,是法院無他律機制,國稅機關的行政人員也無監督機制,是對人民很大的傷害。趙子榮指出,「司法人應作為借鏡,讓台灣司法朝正常發展,不要冤枉人民。」

太極門刑事案件第二審審判長,前台灣高等法院法官兼庭長兼審判發言人溫耀源法官指出,太極門案,在國家當時氛圍不明確下,被檢察官起訴,我們用嚴格的證據主義,很仔細調查,完全沒有詐欺,也沒有違反稅捐稽徵法。當時檢察官認為是詐欺所得又認為是補習班學費,稅捐機關沒有等法院判決結果,就發出稅單,讓當事人財產權受到很大侵害。溫耀源指出:「刑法重證據,稅務官卻在此案還在刑事審理中即開出稅單。」他感到很荒謬,稅務機關似有凌駕於司法機關之嫌。溫耀源認為稅捐稽徵法給國家權力太大,要改革,稅捐稽徵要舉證,才能保障人權,台灣稅法才會走向正途。

不只稅官在刑事審理中開單,其後承審的行政法院法官,也沒有依行政訴訟法第177條立法精神先停止訴訟,卻搶先在刑事法院判決之前(2007年7月13日),於2005年5月25日作出判決,駁回(民國)81年度綜所稅的訴訟,該案是80-84年五個年度,卻只有81年度敗訴,且該案判決的法官林秋華,於十年後再度擔任80、82-84年度的法官,雖經當事人聲請迴避卻不迴避,做出荒謬的(民國)104年度訴字第228號判決(判決後來被最高行政法院廢棄),還在判決後召開記者會,卻在記者逼問下,承認自己老了,忘了有利納稅人之證據。最可悲的是,這樣的法官,在納保法實施後竟然也成為稅務專業法官,如此司法,如何贏得人民信賴?

太極門辯護律師團團長,也是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人權保護委員會主任委員蘇友辰律師表示,趙子榮法官與溫耀源庭長是公正廉明的法官,讓我們在法庭上暢所欲言,證據一一調查,做出無罪宣判。不料至今太極門仍遭冤稅折磨,蘇友辰說:「一本初衷,陪伴大家,不信公理喚不回。」陳國堂律師則呼籲,為國家美好前途,政府應該改革的地方要改革。

太極門弟子代表蔡富強律師痛陳:「司法是踏著人民血淚與屍體前進,當時檢察官還有羈押與搜索的權力,過於濫權。」真相只有一個,太極門只有師徒,弟子的敬師禮是傳統禮俗的贈與,不容國稅局扭曲。刑事判決及國稅局公告調查結果7,401份證據全是贈與,事實只有一個,就是贈與。

2009年,監察院調查認定國稅局於太極門稅案之稽徵有未善盡覈實調查、未依職權積極釐清案關所得性質等七項重大違法。負責調查的監察委員錢林慧君指出:「我有7點的糾正,每一個糾正的時候,國稅局就說:啊!我們呢!弄錯了!我在2011年的時候,就跟財政部長講:那這個應該是可以結案了」。但是違法課稅卻還持續到現在。錢林慧君指出,「改革要改好,不要只改半調子,到時候民怨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