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60)整肃案件(一) 台版盖世太保? 抄家灭门滥权无止境
【文/李树】 2019/08/10

▲民间呼吁政府平反冤案,今年123自由日,不少税灾户遗族捧著先人遗照,高举「不信正义唤不回」白布条。
纳粹德国时期,成千上万人未经法律程序被盖世太保送进集中营,这群秘密警察拥有「预防性逮捕权」。台湾也存在这样的「盖世太保」吗?完全不受法律约束,恣意整肃异己?

僭越职权三道命令 抄家灭门迫害太极门

86年4月18日案件移审台北地方法院,侯宽仁迫害太极门的行动一波波展开,竟然僭越职权,擅自违法发函内政部,诬指太极门为邪恶宗教团体,要求解散太极门。嗣後又发函全省八个县 政府,「命令」解散太极门。第三次又违法发函给台北 、台北县政府工务局,直接要求对太极门断水断电,贯彻执行他的「解散命令」。两个月内急下三道命令,要迫使太极门无法运作而灭门,严重侵害宪法及公政公约所赋予人民集会结社之自由。
针对侯宽仁滥权违法封馆指令,太极门师徒承受莫大压力,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行政救济,终於在88年9月9日全部撤销。

非法伪证强夺民产 国税局、检察官联手陷害

解严後,刑、税被当作整肃工具,侯宽仁堪称个中高手?刑法明定一事不两罚原则,他明知故犯,还涉及捏造伪证。

侯宽仁在侦办太极门案111天後,传讯未曾对太极门实质调查的国税局税务员史越生作伪证,诬指太极门是补习班、涉嫌逃漏税。针对史越生指控,侯宽仁竟从未讯问掌门人夫妇予以说明之机会,就直接於起诉书中引用其不实证词,做为违反税捐稽徵法及逃漏税之唯一证据,提起公诉,甚至无视帐户馀额仅61万馀元之事实,直接将其虚构捏造的天文数字,同时指为诈欺所得及补习班学费和营业收入,一面请求法院依法没收,一面又移送国税局强徵课税。同一笔金额,怎麽可能同时没收又要课税?更何况,太极门不是补习班,更不是营利事业单位,帐户金额根本没有任何一笔补习班学费或营业收入!

国税局先由税务员史越生配合作伪证,然後侯宽仁据不实证词作为逃漏税唯一证据起诉之後,国税局接著又以起诉书资料作为课税的唯一依据,联手陷害,抢夺民产!

检察官乱箭齐发 国税局量身定靶

起诉书只是待证事项,依法不能当作证据。政府内部有鬼,荒诞不经也照样被「非法掩护」。国税局无视起诉书捏造不实事证及金额,且将同笔不实金额指为补习班学费及营业收入,又同时指为诈欺所得,乃乱箭齐发,严重矛盾;既未依照行政诉讼法第177条的立法精神,等待刑事法院判决确定所得性质,也没有给当事人说明的机会,更无依职责进行调查举证,仅凭起诉书所捏造的不实事证、不实金额,就诬指太极门为补习班,并於86年违法发出税单。

23年来掌门人夫妇发函25次询问国税局,认定太极门为补习班之法理、证据为何?金额如何计算?却从未获得回覆。太极门弟子亦上万次以信函表示赠与掌门人敬师礼之事实,明明就是「赠与」的行为人、当事人,然国税局却以太极门弟子并非当事人为由,拒绝答覆!严重侵害人民自由意思表示及自由处分财产的权利!

纵使补习班之中央最高主管机关教育部於86年、88年二度以函文表示太极门不是补习班,89年又於立法院公听会公开表明「太极门的的确确不是补习班」,然国税局霸凌教育部,只信奉起诉书,坚持以补习班名义违法课税,为侯宽仁所射出的乱箭,钉置血红靶心!

「不信正义唤不回,真理公义终彰显」是含冤待雪者持续奋斗的信念,政府理应保护人民,岂能让公权力成为迫害人权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