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62) 整肃案件(三) —揭人权悲歌 公权力大暴走 违法扣押、拍卖民产
【文/李树】 2019/08/24

国库主义至上不惜摧毁民主法治?!我国五权分立要发挥权力制衡,岂能纵容行政权力大到「预防性执法」;恍如纳粹德国盖世太保手握预防性逮捕权,未经法律程序迳行执法。根据宪法第15条规定∶「人民之生存权、工作权及财产权,应予以保障。」23年前发生的太极门冤案,陆续遭到侯宽仁检察官、国税局侵害生存权、财产权。尤其,国税局侵害人权程度简直无上限,惊爆窜改公文、隐匿证据、超额查封、盗卖民产等劣迹,人民追求正义的道路布满荆棘。

预防性执法?!国税局预将民产超额禁止处分

侯宽仁检察官违法搜查後第四天,未依法查明掌门人夫妇财产的取得是否与案件有关,即於85年12月23日起,陆续将掌门人夫妇全部资产全部扣押冻结、禁止移转,连几千元的银行帐户存款都不放过,基本生活费、子女教育费均未留分文,人民要如何过活?除严重违反宪法比例原则,更严重剥夺掌门人夫妇及其家人最基本之生存权。

人民的苦难持续扩大,国税局明知掌门人夫妇之资产全部遭检察官冻结,税捐保全根本没有任何问题,竟然又重复对掌门人夫妇之资产实施超额禁止处分,严重侵害人权。

公权力欺压人民只花几天时间,人民沉冤待雪却花上好几年。89年监察院开始调查侯宽仁检察官於侦办太极门案件的违法失当,侯检察官当时即承认未本於职责查明,就将掌门人夫妇名下不动产全数冻结。最後监察院(91)院台司字第0912600349号函附调查意见认定侯检察官的作为,严重侵害人民财产权益。98年监察院(98)院台财字第0982200593号函认定国税局重复进行超额禁止处分违反比例原则。

窜改公文图奖金?!国税局抢先移送强制执行

保障财产权是西方文明崛起的重要关键,台湾却爆发公权力非法掠夺人民财产。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却从没有公务员遭到惩戒,官官相护陋习,一再吃掉政府的诚信,导致税灾问题越来越严重。

刑事案件尚在审理中,台北国税局已经先违法开出税单,人民只能靠行政救济;税务行政诉讼尚未定案,台北国税局就抢先将85年度综所税违法移送强制执行。岂止欺负人民,也霸凌刑事法院、行政法院!

当时掌门人夫妇之全部资产遭侯宽仁检察官全数冻结,根本无力提供担保。眼看弟子练功的道馆将被拍卖,而刑案一审的法官已经择定92年9月25日进行宣判,掌门人夫妇因而被迫允诺,刑案一旦宣判无罪,就立刻向法院申请解冻,马上再给国税局设定抵押担保。台北国税局及台北行政执行处(现更名为行政执行署台北分署)才同意延缓强制执行至同年11月2日。
台北地方法院赵子荣法官於92年10月15日解除掌门人夫妇被检察官冻结之资产,旋即被台北国税局逼迫提供抵押担保。

台北国税局明知抵押担保手续已在进行中,依税捐稽徵法第39条之规定根本不应再强制执行。台北国税局竟於10月20日发文给台北行政执行处要求提前强制执行,且伪造文书,将发文日期倒填为10月15日(提前到法院解冻当天),企图掩饰其知悉法院已经解冻之事实,以蒙骗手段违法强制执行,将全部股票盗卖一空,帐户存款也全部盗领一空,违法强夺人民财产。知法犯法所图为何?难道是因为有奖金?

人民提起行政救济,两年後行政法院揭穿国税局犯行,台北国税局才以名实不符、犹如盗用国库的「退税」名义归还民产,至今仍未归还所欠利息。
纵使85年度综所税案件,台北国税局自始至今都被行政法院判决败诉,然掌门人夫妇之资产却仍遭禁止处分,甚至被迫提供抵押担保,人权何在?民主法治遭国税局如此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