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63) 整肃案件(四) —一骗再骗 揪出政府里的白贼七
【文/李树】 2019/08/31

延宕23年的太极门冤案,侦查期间侯宽仁检察官从无依法就起诉罪名及证人不实指控,予掌门人夫妇等被告说明之机会,且国税局亦未调查举证,迳予起诉、课税的行径,引起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研究,认为是遭法、税夹杀的整肃案件。此课税处分依法自始无效,犯了四大严重问题∶(1)起诉书捏造不实事证及金额,且将同笔不实金额指为补习班学费及营业收入,又同时指为诈欺所得,乃严重矛盾。(2)国税局竟未依照行政诉讼法第177条的立法精神,等待刑事法院判决确定所得性质。刑案才刚开始审理,就抢先发出违法税单。(3)开单前没有给当事人说明的机会;也没有依职责查明所得性质;更没有依法逐笔调查举证;仅凭起诉书所捏造的不实事证、不实金额,就诬指太极门为补习班。(4)未依所得税法第83条之1所规定之法定程序,事先报经财政部核准,即采用间接证明法推计所得,严重违反程序正义及程序正当性,其课税处分依法自始无效,却连续霸凌人民23年,甚至在刑事法院解除检察官对当事人之资产冻结後,以涂改公文的非法手段,盗卖民产,违法提前强制执行。

早在88年刑案尚在审理阶段,就有82位立法委员以国税局发单课税违反程序正义,共同连署要求国税局撤销违法之课税处分。88年、89年,当时的财政部长颜庆章、次长王得山、王荣周均曾表示,太极门税务案件从刑案衍生而来,刑案无罪,课税处分就会撤销;後来,国税局跳票了。99年6月17日立法院公听会,财政部次长张盛和及中区国税局同意撤回,并承诺於2个月内解决太极门税务案件,再度跳票。依照行政院100年12月9日跨部会议所进行之公告调查,结果全部证据皆为赠与,国税局又违背承诺,继续依刑案起诉书违法强徵课税。

自始不应发出的违法税单,为何缠讼23年?关键就在张盛和。104年立委许添财在国会质询张盛和提到「太极门事件是你起头的,搞了18年,是什麽道理?」并表示,如果财政部、国税局是对的,怎麽会搞到18年都还没定案呢?不是能力有问题就是心态有问题!许添财还指著张盛和爆料,「有一次为了执行,你本身还修改公文书┅┅,先下手为强!我看到公文书,发出的公文竟然用立可白把它涂掉,再改日期提早执行,世界上有这种税务人员、税务机关吗?」

前监察委员钱林慧君表示,太极门税案有七点的纠正,每一个纠正的时候,国税局就说∶「啊!我们呢!弄错了!」100年她就跟财政部长讲∶「这个应该是可以结案了」。但是违法税单至今都未撤销。钱林委员更表示,他们没有当作是自己的事情,反正奖金拿了,要扣税也是扣你们的,所以他们的心没有真正在这个职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