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65) 整肅案件(六)司改不能停 恐龍法官是人權殺手
【文/林歆芙】 2019/09/14

▲陳志龍呼籲:人民對司法信任度是負84.6%?總統候選人不能不當一回事!
輔仁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魏賜聰表示,台灣歷史留下不同殖民的傷痕,經過民主前輩的努力才有今天。「台灣殘存威權遺毒要大家一起站出來,拒絕濫用公權力的迫害。」並舉太極門假案為例,清楚看到台灣民主法治遭少數人挾持。

2007年司法已經三審判決無罪無稅確定,2009年獲得國家冤獄賠償,但是國稅局還不撤銷違法稅單。連行政院也看不下去,2011年行政院跨部會決議不得再用起訴書資料作為課稅依據,前財政部長李述德表示,那已經二十多年沒有辦法查,以公告調查為準。公告調查結果7,401份證據全數表明敬師禮是贈與,國稅局應依法引用並終結違法課稅,但卻未引用,甚至仍依據刑案不實起訴書資料,持續違法強徵課稅,犯法違憲,違反國際人權兩公約 ,傷害國家、傷害人民、侵害人權 。

所幸台北國稅局所開出的違法稅單,很快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撤銷。而中區國稅局從未自行調查,都是以台北國稅局為代查機關,課稅方法,所根據的事證也完全一樣,其所開稅單當然也應該撤銷,沒想到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林秋華、莊金昌、劉錫賢三位法官竟無視最高行政法院已經判決撤銷違法稅單,也不理會無罪無稅的刑事判決書,竟放任中國稅局違背行政院跨部會決議,持續以刑案起訴書作為課稅依據,荒謬的駁回太極門之訴。

更誇張的是,林秋華和莊金昌都已經審理過太極門稅案,而且對最重要爭點「敬師禮性質」已經有既定成見,因此案件一開始,當事人就聲請林秋華、莊金昌依法迴避。而且早在2008年,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就以「中高行祥忠97再更一00001第0970004262號函」將林秋華、莊金昌列為應迴避之對象,並明文表示,扣除已經審理過太極門稅務案件(93年度訴字第131號判決)而須迴避的法官,僅剩二名法官,不足以組成三人合議庭,為符合行政訴訟法第19條第5款、第6款迴避之規定,而將案件移至最高行政法院,指定改由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但這二人卻都沒有依法迴避,怎麼可能公正審理?

尤有甚者,太極門稅務冤案23年來唯一一次行政法院法官於判決後主動召開記者會,卻嚴禁當事人、律師及學者進場,所發布的新聞內容竟然幾乎完全複製「被告」國稅局。記者會中林秋華面對記者問:中區國稅局是委託台北國稅局代查,台北國稅局已經在復查決定載明太極門不是補習班,不是學費,是贈與,不知是審判長沒有看到,還是怎麼樣?其竟自承:「看了!看了,只是說,現在因為年紀大了!看了也,有時候看了會,有時候會、會很快就忘掉。」法官忘了對人民有利的證據,怎麼可能做出公正判決?

後來太極門提出上訴,最高行政法院本於證據法則及論理法則,判決太極門勝訴,廢棄台中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根據司法院裁判資料統計,林秋華、劉錫賢、莊金昌三位法官,曾經在不同年度總共178件稅務案件,100%判人民敗訴。而這三位法官在納保法實施之後,竟然都成為稅務專業法官,這豈不是國家的災難、人民的災難?魏賜聰呼籲,司法是正義最後一道防線,所以司改更要淘汰不適任法官,杜絕人權遭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