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68) 整肃案件(九) —司法恐怖发夹弯 官官相护操弄惩戒时效
【文/李诚信】 2019/09/28

监察院调查的是检察官於侦查程序的违法,与当事人有罪无罪是两码事,根本毋须等刑事判决,即可惩处侯宽仁,然法务部却以「刑事判决尚未确定」为藉口,拖延惩处,官官相护,欺瞒监察院、玩弄人民!

91年监院将侯检移送法务部惩处,即应究责

监察院调查完竣发出调查报告,就已经确认侯宽仁的犯行,要求法务部从严究责议处,法务部就应该直接惩处,根本不应该另行调查。

99年4月8日立委吕学樟在立法院质询,「监察院是要求你们,一个宪政机关耶,他是要求你们去究责议处,没有要求你们法务部要去调查耶!」同日,邱毅委员亦表示,太极门的案子,其实都非常清楚,在91年监察院的调查报告出来之後,法务部能不能惩处,当然可以啊!台高检当时能不能做惩处的决定,也可以啊!但是不做,官官相护啊!时任监委叶耀鹏表示,监察院查过的结果,法务部、高检署只要惩处就好,根本不需重查一遍,此已冲撞宪政体制。行政院之下的法务部,法务部所属的检察官体系居然可推翻宪政体系所做的决定,实在太荒谬,藐视监院、藐视宪法!

追诉权之时效 起诉即停止进行

依据我国刑法第83条规定,「追诉权之时效,因起诉而停止进行」,因为追诉权已经发动,而进入刑事究责的阶段,就不再有逾期未进行追诉的问题。监察院在91年将侯宽仁移送法务部惩处,惩戒权早已经发动,而进入行政究责的阶段,就不再有逾期未追究的问题。

刑法第83条第一项後段规定,依法应停止侦查或因犯罪行为人逃匿而通缉者,时效停止进行。法务部多次回覆太极门及监察院,均表示等本案判决确定後,再依法查明办理。显认「判决确定」为停止调查之事由,基於上开规定及诚实信用原则,则自法务部发函回覆监察院及太极门时,惩处时效亦应停止进行。

10年後侯检仍遭调查,10年时效届满是包庇托词

99年法务部和高检署皆宣称「96年6月18日前未惩处,就无法追究」,显然是包庇托词。实际上,在这所谓的十年时效届满日之後,高检署在96年10月30日、12月17日,以及97年2月22日、3月6日仍持续传讯掌门人夫妇及太极门弟子陈调欣等人进行调查;法务部更在97年3月11日发函表示,高检署仍在调查侯检察官的违法,显示侯宽仁处於被侦办中,显见「时效届满」乃规避惩处的托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