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69) 整肃案件(十)—税吏为师罔顾证据 枉法裁判恐龙法官
【文/张琳】 2019/10/05

▲苛税猛於虎,台湾税灾淹脚目,民间掀起反超徵怒潮。
延宕23年的太极门冤税案陷入行政救济绞肉机,还惨遭恐龙法官逆袭。106年太极门弟子按铃控告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法官林秋华、庄金昌及刘锡贤等三位法官枉法裁判,滥用「自由心证」,将五院认证之证据弃若敝屣。
司法倒退噜∶中区国税局是以台北国税局为代查机关,其课税方法,所持事证完全一致,而台北国税局之课税处分,已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4次判决撤销。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林秋华等三位法官竟全然无视,仍引用不实之刑事起诉书等资料,枉法裁判,让台湾司法倒退二十多年。
法官未回避∶早在97年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曾发函表示,扣除已审理过太极门税务案件而须回避的法官,仅剩二名法官,不足以组成三人合议庭,为符合行政诉讼法第19条第5款、第6款回避之规定,将案件移至最高行政法院,指定改由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审理。该函文把林秋华、庄金昌列为应回避对象。104年案件起诉时,当事人就声请林秋华、庄金昌须依法回避,二人曾经审理相同事实的太极门税案,对最重要争点「敬师礼性质」已有既定成见,并裁判在案。二人未依法回避,更在判决书中18次引用其既定成见之旧判决,作为驳回当事人之诉的理由。

漠视对人民有利证据∶刑事起诉书及检调笔录为待证事项,且侯宽仁的起诉书已被刑事法院三审判决废弃,100年行政院跨部会议更决议不得再引用作为课税依据,中区国税局却一再引用,林秋华等三位法官竟全盘接受,并以刑案之违法侦查笔录来否认亲自审理七位到庭证人之具结证述,且完全不采太极门所提事证,更未说明不采理由。
公开坦承忘掉证据∶记者提问∶中区国税局是委托台北国税局代查,台北国税局已在复查决定载明太极门不是补习班,不是学费,是赠与,不知是审判长没有看到?还是怎麽样?林秋华竟自承∶「看了!看了!只是说,现在因为年纪大了!看了也,有时候看了会,有时候会、会很快就忘掉。」
107年最高行政法院终於还人民正义,本於证据法则及论理法则,废弃林秋华等三法官之枉法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