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经知常、历久弥新的孙中山孝道观
【周家华】 2019/10/12

中华文化以儒家伦理道德为核心

「天下之大根本,人心而已矣,天下之大肯 ,提醒天下之人心而已矣」,中华文化是以儒家的伦理道德为核心,而孝道精神则是其具体的内容。孝道思想,虽然起源甚早,但在周代礼坏乐崩之後,或已逐渐式微。就在此时,儒家的导师-孔子,为匡正人心,重振孝道精神,遂提出人心共有的「仁」的概念,为传统孝道找到合理的、普遍的人性根基,赋予孝道新的生命。而我国历朝历代不论在治世如汉武帝、唐太宗之时,或在乱世如五代十国、南北朝之时;不论在汉人的正统王朝如宋、明之时,或在蒙、满族建立的朝代如元、清之时,为政者咸能秉持「以孝治国」的理念,并透过尊老养老的仁政表现,发挥澄清风俗、教化万民的功能。

身体力行忠孝传家及敬老尊长

及至近代,创建中华民国的国父孙中山先生,承继中华传统优良家风,勤简节约、不置家产、事亲至孝、尽粹国事,人称公仆大总统,对於中华文化「忠孝传家」及「敬老尊长」传统,不仅身体力行、垂范百世,并且是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态度∶「我们固有的东西,如果是好的,当然要保存,不好的才可放弃。」推陈出新的以适应民国需要。例如其在1994年的民族主义第六讲中就曾恺切指出∶「我们在民国之内,照道理上说,还是要尽忠,不忠於君,要忠於国,要忠於民,要为四万万人去效忠。」又说∶「讲到孝字,我们中国尤为特长,尤其比各国进步得多。孝经所讲孝字,几乎无所不包,无所不至。现在世界中最文明的国家,讲到孝字,还没有像中国讲到这麽完全。」因此,「国民在民国之内,要能够把忠孝二字讲到极点,国家便自然可以强盛。」过去「国家虽亡,民族还能够存在,不但是自己的民族能够存在,并且有力量能够同化外来的民族。所以穷本极源,我们现在要恢复民族的地位,除了大家联合起来做成一个国族团体以外,就要把固有的旧道德先恢复起来。有了固有的道德,然後固有的民族地位,才可以图恢复。」而此处所指的固有道德,「首是忠孝,次是仁爱,其次是信义,其次是和平。」而且「要求取和平,必先讲究信义;要讲究信义,必先要能仁爱;要能仁爱,必先尽其忠孝;不能尽其忠孝,一切都是空谈。」

这种重视「令有缓急、物有轻重」的做人处世、立身行道之基本原则与「孝经」中所说的∶「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义也。父母生之,续莫大焉。君亲临之,厚莫重焉。故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之本质,乃至於「大学」中所揭示的∶「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诚,意诚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齐,家齐而後国治,国治而後天下平。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之精神,不只一脉相承、交相辉映,尤其能穿越时空的彰显中华文化以人为本的价值。

用实际作为彰显忠孝节义精神

抑有进者,「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君子之德,风也;小人之德,草也。草上之风,必偃。」上行之,下效之,是自古以来匡正风俗、治理国家的重要举措。关於以人为本的中华文化,孙中山更是用有行动力的、有感染力的实际作为,来彰显其中的忠孝节义精神。此点,我们可以从其电发、核覆、撰写和颁布给与他共谋民主共和事业的同志盟友之函电、公牍、杂文与人事命令中,鲜明的体察其动人心弦、感人肺腑的擅场发扬∶

1920年粤桂战争爆发,孙中山正在组织力量讨伐桂系军阀,需要取得湖南方面的支持,该省慈利县溪口镇乡亲称为「王春夫子」的王育寅(又名王春初)毅然表示拥孙。孙中山特於该年8月电发「复王春初告派于若愚面商军事函」表示∶「手书诵悉。执事墨 兴师,报仇雪恨,古称孝勇,复见於兹∶更以为国为湘之念,剖布丹忱,共襄大业,尺书远到,感慰交并。」

1922年孙中山忧心「年来人心陷溺,正义销沉,北京狐鼠所怨,尤属暗无天日,诚赖有正大光明之言论机关,为之摧廓。」然组织西北护国军、草拟「讨袁世凯檄文」的景梅九仍允筹助办报经费,因而孙中山於该年10月11日特电「复景梅九允筹助办报经费函」表示∶「惜吾党以时势关系,常置重军政方面,於宣传事业遂少注意,殊多憾焉。今兄独能於困苦之际,树赤帜於幽都,佩慰曷可言喻,正应力助,以展鸿猷。惟刻值财政奇窘,无法可筹,一俟稍有机缘,即当尽力,以副厚望。太夫人倏尔仙逝,痛悼同深,尚希守移孝作忠之训,为国节哀。」

从以上二封函电观察,无论是王春初对讨伐桂系军阀的支持,或是景九梅对革命办报经费的允筹,孙中山概以「古称忠勇」、「移孝作忠」的舍小孝而尽大孝、行大孝而护国家的传统道德精神,来表彰其为国为民能永享幸福所作出的贡献。

1924年海军练习舰队司令潘文治丁忧恳予假在家守制,孙中山获悉,特於该年7月16日,颁布「饬准给海军练习舰队司令潘文治丁忧丧假令」∶「查该司令猝遭父丧,自属哀痛逾恒,惟现值大敌当前之际,正所谓金革毋避之时,据呈前情,应准给假二十日,俾得回籍治丧,假满仍即回部供职,勉抑孝思,为国宣力,是所厚望。」,时值国难当头、国步艰难,孙中山嘱托潘司令「勉抑孝思,为国宣力」,实属不得不尔、移孝作忠之举。

1924年孙中山据广州大元帅府大本营参军长张开儒呈称∶参军处录事熊阳钰,「猝遭父丧,寸心惨断,痛不欲生」,深体熊录事「系出寒儒奉公勤慎,离乡数千里,复囊空如洗,情实堪怜」,特於该年6月21日,颁布「饬大本营会计司长黄昌谷核发参军处录事熊阳钰积薪俾得奔丧营葬令」,著大本营会计司长黄昌谷,逾格恩施,将熊录事所存薪金予以清发,俾得奔丧营葬,以寄寒儒而全孝道。

1925年同盟会烈士黄文高在其弥留时遗书嘱其长子炳荣∶「我为种族革命殒身,惜志未偿,汝当继之以成,惟覆巢之下,安容完卵,宜速遁沪上,待机以成予未竟之志,斯为孝矣。」孙中山有鉴於黄烈士临终不忘嘱其子,有朝一日如能完成其未竟革命之志,方为对父行孝之至情至性,感天动地,特於该年2月24日,颁布「饬将黄文高殉难追赠给恤案转行湖南省政府并崇祀烈士祠令」,追赠给恤,并崇祀入「烈士祠」。

表彰同志盟友亲长之教育有功

又,对其同志盟友亲长之逝世追悼,孙中山亦敬谨的发讣闻、发唁电、撰祭文、题挽联、书碑辞,或亲往悼祭、或恭读诔文,同表泣血椎心、攀慕无已之外,更藉以表彰同志盟友亲长之教育有功,让孝子「为国尽忠、成就其大」,万古流芳、名垂青史∶

1916年孙中山与早年参加同盟会的陈去病,同游浙江会稽时,听闻其叙述陈母积善成德、能全大节的故事,深受感动。特於1917年1月1日亲撰「陈母倪节孝君墓碑铭并序」,期勉陈君能明「显扬父母」是为大孝的道理∶「当只承先训,敦品立行,以达贤母之孝;坚持雅操,勿 于邪,以彰贤母之节;毁家纾难,毋纵於欲,以葆贤母之义;亲亲博爱,物与民胞,以广贤母之仁。夫如是而去病为人益用竺实,节母贤孝益以光辉,宁非显荣其亲之至计乎?」。

1921年孙中山为表彰追随其革命建国出生入死、朝夕不离的蒋介石对蒋母之孝心孝行,并向蒋母致敬,特於该年11月23日督师桂林时亲撰「祭蒋母王太夫人文」∶「文与郎君介石游十馀年,共历险艰,出入死生,如身之臂,如骖之靳,朝夕未尝离失,因得略识太夫人之懿行。太夫人早遭凶故,恩勤辛苦,以抚遗孤,养之长,教之成,今皆岩岩岳岳,为人伦之表率,多士之规模。其於介石也,慈爱异常母,督责如严师,裁其 弛,以全其昂昂千里之资;┅┅其根器之深,毓育之灵,乃知古之或不如今。」「切莫虑亲老家贫,山高水长。」倘若蒋介石当年因不舍寡母,时时尽孝在侧,则中国之命运必更加艰困险阻,国人同胞之苦难恐无尽也。前述孙中山所说∶「不能尽其忠孝,一切都是空谈」,实属深中肯綮、历久弥新之谠言嘉论。

1923年孙中山盟友、挚友居正之母仙逝,孙中山特於该年6月1日亲临致祭,诵读「祭居母胡太夫人文」∶「平居与我,雅谈便坐,淑则懋仪,知如有贤母;母德  ,母教  ,江回汉抱,忠义之门。时值倾覆,绝裾而走,颠沛流离,不遑回首。谁无兄弟,如金如玉;谁无父母,多寿多福。孝子之心,百年不足,乃为国家,天涯地角。」古人云∶「求忠臣於孝子之门。」居正秉承庭训,光耀门楣,显扬父母,将孝亲的家庭伦理层面,扩大到国家民族,虽然「生不视药,死不凭棺」,但「天留郎君,安母窆窀,母而有知,庶几目瞑。」,此乃大孝也。

除此之外,1895年1月孙中山在「香港兴中会宣言」中指出∶「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本会拟办之事,务须利国益民者方能行之,┅┅兴大利以厚民生,除积弊以培国脉等事,皆当惟力是视,逐渐举行,以期上匡国家以臻隆治,下维黎民以绝苛残,必使我四百兆国民各得其所,方为志满。」又,在1923年10月「广东善後问题」演讲中表示∶「试观欧美进步的国家,其人民之安乐为何如乎?少有所长,老有所养,┅┅现今英美法国大抵如此。至若俄国更进步,其目的在使人人享受经济上平等之幸福,而无不均之患。语其大成,则与孔子所谓大同相类。」在「宣言」及「演讲」内,孙中山虽未直接指涉对老人议题的关照,但其对於建立一个「必使我四百兆国民各得其所」的「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大同社会的理想之向往与企图,却隐约可见。

以仁为本养民兴大利以厚民生

同时,孙中山并寄望透过此一「以仁为本」的「养民」概念之彰显,来达成「老有所养」与「老有所终」的境界,「方为志满」。而此种「兴大利以厚民生」的观点,不仅与「人民的生活、社会的生存、国民的生计、群众的生命」息息相关、面面相依,在孙中山相关论著、演讲中,对於国家关照老人的措施、国家财源经费的运筹、社会安全网络的强化、国家安养老人的形式、立法保障老人的机制、老人教育机构的设置、固有养老制度的传承、福利国家经验的借鉴以及老人社会保险的提倡等,亦曾有过积极的关注及具体的主张。

概略言之,孙中山虽然没有提出福利国家的名称,但在他的想法与作法上,却是为著全民的福利来著想,此与福利国家「冀望将人民从摇篮到坟墓都能受到国家的照顾」之意旨不谋而合。他以养民为目的,以均富为理想的民生主义,系融合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优点,以及对我中华传统忠孝仁爱思想的实践,所发展出来的一种适合国情的福利思想。并期透过先进福利国家养老制度的经验借镜、社会安全网雏型的初步构想、国家照顾责任和国家财政支持的明确主张,以及设立专责机构、制定专门法律、开办老人教育、建立养老保险、强调企业责任、广辟福利财源等配套措施,将关照老人的终极目标设定在「必使我四百兆国民各得其所」的「老有所终、老有所养」的大同世界的理想上。职是之故,由中华文化的智慧经验累积所呈现的传统孝道精神与老人福利理念或作法,对於建构一个适合我们民情风俗的相关制度而言,确实极富思想指引的作用。

尊重老人,就是尊重我们的未来

总之,「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抵达多远的未来」,「老年」是经验丰富、智慧成熟的表徵,「敬老」则是尊重经验与智慧传承的具体表现。今天我们尊重老人,就是尊重我们的未来。在我们对国家、社会投入浓烈的关怀与热爱的同时,能否深切的思考守经知常、历久弥新的孙中山孝道观在今日社会的价值?能否虚心的检讨我们在生於斯、长於斯的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能否重新的审视、认真的看待此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孺慕孝思?能否透过「世代互助」纾缓「世代剥夺」?能否提倡「世代包容」谋求「世代正义」?诚属我们无可回避、必须回应的生命答卷。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当下不拿出具体的行动,更待何时!每逢佳节倍思亲,又是一年九月九,谨以此文献给全天下的长辈们,敬祝各位身体健康、万福金安。(因篇幅限制,本文之注释及参考资料从略)

*作者为国立台北科技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教授

简历∶醒吾技术学院校长、德霖技术学院校长、国立台北科技大学人文与科学学院院长、行政院政务顾问、中国市政学会理事长、中国训育学会理事长、中华民国观光学会监事长、国立国父纪念馆孙学研究期刊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