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77)—枉法裁判无药可救 人民成法条孤儿
【文/李诚信】 2019/11/23

隐匿证据、伪造文书酿冤案 枉法裁判二度迫害

「只有81年度的敬师礼被认定是补习班学费。如此割裂事实的认定,令人匪夷所思。」李律师指出,太极门税务案件,国税局仅根据检察官侯宽仁违法起诉书即违法课徵掌门人夫妇80到85年度综合所得税,80、82、83、84、85年5个年度,行政法院都判决太极门胜诉。而81年度综所税,行政法院之所以误判,全因中区国税局隐匿证据、伪造文书所造成。而今最高行政法院已判决认定该81年度判决为枉法裁判,课税处分明显违误,然国税局竟以枉法裁判当护身符,拒绝撤销。在号称民主法制的台湾,人民在不完善的法律条文,不完备的体制,僵化的法条适用下,以自己的个案去体检体制弊病;当检视出问题,国家竟冷眼旁观人民在体制中挣扎奋斗二十多年,非常荒谬。

行政司法互推责任 人民成为牺牲品

协恒国际法律事务所合夥律师詹晋鉴表示,这种连续事实被割裂认定,社会大众无法接受。政府常分工不合作,出问题就推来推去,行政机关说要法院判决才做,而行政法院又不想再审。就太极门税务假案而言,行政机关应该有能力辨认,行政法院在81年度判决所认定的事实与实际上的事实不一样,就此情况,行政机关应该有自我疗愈、修正的功能。

失灵救济黑洞 从太极门案透视台湾租税环境病灶

「胜诉又如何,行政机关一错再错,却没有人需要负责。」陈祖祥律师道出承办税务案件最大的感想跟结论。太极门案在财政部诉愿会、行政法院赢了18次,至今仍陷入行政救济无效轮回。很多人劝陈祖祥不要讲太极门案例,他表示∶「一个个案二十几年无法解决,代表制度、法律出了问题,当然要透过这个个案来检讨现行制度出了什麽问题,把台湾租税环境的病灶摊在阳光下,然後去改变它。」23年都没有办法解决,当然是政府的问题,税捐稽徵法核课期间五年,若进入司法判决体系处理争议,最多再三年,国家机关八年内无法把所得是补习班费用或敬师礼的性质讲清楚,当然就是无税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