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79)—太极门为何遭池鱼之殃?
【文/李诚信】 2019/12/07

▲太极门担任2017年世大运开幕序幕展演,展现地主国文化特色。
「没有真相,没有原谅。」道出冤案受害者的心声,无端飞来横祸,人民从此活在恐惧之中,噩梦何时才能终结?

86年4月18日案件移审台北地方法院。次日,侯宽仁在媒体公布「自动检举分案将太极门各道场14名『分舵主』列为被告」,发动第二波侦办。
谁是「分舵主」?

遭其列为被告的太极门弟子,根本只是热心助人的义工。当中一名被告商医师指出,86年6月13日在分案侦查庭上,侯宽仁亲口说,他思考过,自己可能犯错了。可议的是,侯宽仁却一错再错。当年商医师父亲严禁他参加任何团体,因为父执辈曾是白色恐怖受害者,「当时觉得父亲杞人忧天,而且跟不上时代。」「不料父亲的梦魇竟然成真!」商医师痛诉,「我对政府民主法治的信心,受到严重的考验,我在父亲面前所显露的自信,更成了最大的讽刺。」
87年5月突然有28位号称自救会成员提起自诉,对象正巧是侯宽仁所列14位被告,侦查案签并到此自诉案,侯检藉此解套,或另有阴谋?

自诉案开庭後,荒谬如同闹剧,自诉状中没有自诉人签名,都是字体大小一样的盖章,还有印章刻错姓名。开庭审理时,冒出自诉人不认识「被告」,甚至有些被告,没有人主张要告他┅┅。耗费三年十个月,历经三任法官,全部被告均获判无罪。法官并以伪造文书罪名,将伪造印章代为提起自诉的曾碧云,移送台北地检署侦办。

骇人听闻的是,太极门公诉案件中,掌门人亲自撰写之声请调查证据状及其他有利证据,竟然被藏匿於自诉案卷宗里。难道这是侯宽仁当初侦查分案的企图,为了藏匿有利掌门人之证据?

从太极门冤案看到白色恐怖的阴影,捏造假证人、假证据,宁愿错抓,也不轻放,人性尊严遭到严重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