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80)—國家承認冤案 審理法官罕見發聲
【文/張琳】 2019/12/14

起訴書是由檢察官寫的待證事項,卻被國稅局用來當作課稅依據,甚至已被刑事法院、監察院及行政院確認不可以採用,國稅局仍奉為神主牌,繼續以冤稅迫害人民。

如同白色恐怖翻版,檢察官偵辦過程很草率。檢察官將人羈押禁見是嚴重侵害人身自由,依法應盡速傳訊偵結,然侯寬仁自羈押掌門人翌日到起訴書公布共117天,針對掌門人竟只開3次偵查庭,共詢問13句話,總共29分鐘,就寫出荒謬起訴書,被媒體炒成社會重大矚目案件。刑事法院審理非常仔細,傳訊了包括國稅局人員在內近200名證人作證,針對遭扣押之12大箱證物逐一調查,以及14名法官、8名公訴檢察官之交互詰問,歷經一、二、三審總計10年3個月,共開58次庭,花9,570分鐘,判決無罪無稅確定。豈料,國稅局漠視三審無罪無稅判決,背離法治的行徑,法學界人士也站出來公評。

前財政部長暨前駐WTO大使顏慶章博士(106年)指出,對於刑事法院裁判確定所認定的事實,行政機關沒有理由不加以引用,本案十年前已經最高法院認定敬師禮屬於贈與性質,而不是所得,沒有所謂所得稅的問題。

當年擔任一審法官趙子榮率先使用交互詰問,審理約二百名證人證詞,逐一查對證據,查明起訴書是假證據、偽事實,判太極門無罪。「10年才判決無罪確定對老百姓來說,很漫長,過程的辛苦只有真正經歷的人才知道。」趙子榮對太極門多年的堅持,表示非常感動,現今國家機關的沉痾,是法院無他律機制,國稅機關的行政人員也無監督機制,是對人民很大的傷害。「司法人應作為借鏡,讓台灣司法朝正常發展,不要冤枉人民。」

前高等法院法官兼庭長兼審判發言人,也是太極門刑事案件第二審審判長溫耀源表示,20年政府沒有盡快把太極門稅務冤案解決,是政府對不起太極門。他指出,當年針對檢察官起訴理由的詐欺,合議庭一一查明,判決太極門無罪,而違反稅捐稽徵法的部分,也查明當事人收受敬師禮,沒有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亦判決無罪。「國稅局不依據法院三審確定的結果,判決書已詳細論述起訴書的不可採,稅捐單位卻還拿檢察官的起訴書為課稅依據,簡直匪夷所思。」

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委員暨中正大學財經法律學系特聘教授黃俊杰指出,「如果沒有太極門的努力,台灣的稅法還是停滯不前。如果太極門不是真正的清白,怎麼可能審理過案件的法官願意站出來見證歷史。」程序正義不能透過事後補正,案子應該回到最開始,「敬師禮」當然是「贈與」,是弟子懷著符合傳統文化、宗教禮儀、很尊敬的謙卑心態,分攤師父辛勞以及表達萬分之一的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