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離岸風場閃電型大轉彎 恐成鳥類飛行陷阱
【文:陳文姿】 2020/05/17

▲大於兩公里寬的鳥類飛行廊道(橘線與黃線)在18、19號風場間出現大轉折。(翻拍自環評簡報)
為了讓鳥類過離岸風場時,有足夠寬的距離通過,各風場都承諾劃設鳥類通行廊道。不過,廊道劃設須依據鳥類飛行的調查報告。8日下午,環保署審查18處離岸風電的鳥類環境影響調查報告書。其中,彰化外海雖然劃設出兩公里寬、南北與東西向的鳥類飛行廊道,但在最南邊的18號與19號風場間,卻出現非直線的閃電型大轉彎,保護鳥類的本意恐變成飛行陷阱,環評委員直搖頭,盼各方協力解決問題。

鳥類廊道會轉彎的原因在於各風場都把廊道預留在風場界線邊緣。2015年經濟部劃設風場範圍時,18號跟19號風場間的切割線並未與北邊風場連續,因此出現鳥類飛行廊道不連續的窘境。五年下來,業者歷經環評、遴選、競標等行政程序、合約已簽,投資決策也都上路,要改變風場劃設幾乎不可能。但環保署與能源局均指出,並「沒有」規範要求生態廊道一定要放在風場界線,仍有解決問題的可能。

◆鳥類飛行廊道閃電型垂直彎恐讓鳥類撞風機

2017年,環保署通過19案離岸風場的環評。由於當時鳥類調查時間不足,其中18個風場的環評結論留下但書,要求補做2017年秋季到2018年春季的鳥類環境調查,再審查鳥類通行廊道的合理性。8日環保署進行鳥類調查報告第三次的專案小組審查。

環境調查結果顯示,秋季鳥類飛行以南向及東南向為主、冬季以南向及西南向為主、春季則以北向及東北向為主。

開發單位指出,彰化外海的部分,風機間距大於500公尺,且風場間還留設大於2公里的飛行廊道,葉片旋轉高度距離平均海平面至少25公尺。預留的鳥類通行廊道也符合主要飛行方向,規劃應屬合理。

不過,環評委員隨即指出,海龍三號(18號風場)、海龍二號(19號風場)間預留的南北向鳥類通行廊道明顯與北側大彰化與海鼎風場間所留的廊道並不連貫。鳥類順著廊道往南飛,還要垂直轉彎兩次,才能接到海龍風場間的廊道。

環委孫振義直呼這簡直是鳥類陷阱,先引導鳥類進入廊道,到中途卻要鳥類大轉彎,明顯不合理。他問,假設有隻具有衛星追蹤資料的鳥飛到這裡突然訊號消失,屆時誰該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