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文化不遺餘力 新北市議員羅文崇創新永和
【記者王志誠、周貞伶/專訪報導】 2020/06/13

▲▲新北市議員羅文崇說地方文創、教育、文化是他重視的。(記者王志誠攝) ▼新北市議員羅文崇說這塊莫忘初衷的匾額對他意義非常。(記者王志誠攝)
新北市議員羅文崇表示,永和算是一個匯集了很多南北的人來此定居,因為很多都是以前老式的建築,其實滿早發展,那其實若單就文創的面向,我們把文創的定義,分為原有的根舊就有的分成二部分,重新包裝賦予它新生命,讓他跟以前不一樣,所以永和熱門過去可能有很多,不管是街道也好,市集也好我們都從新賦予他一個新的氛圍,我們都希望他可以有一些新的刺激,,所以在過去,那可能在這塊這一部分的我們可能就是盡量像比如說我們會,鼓勵里長來做一個彩繪的動作等等之類,所以我們也辦了一些相關的活動,希望可以不要可以給大家一些新的刺激吧。

我們曾經辦過這個攝影比賽,你只要在永和,不管是任何的人事物在菜市場賣菜的也好,或者是說,從永和的腳步拍永和的小角落也好,我們曾經辦過這種所謂的(聖地在),就是把永和每個漂亮的地方,透過攝影展來呈現給台灣民眾知悉,之後也辦一個新舊永和圖像展,如老永和有很多相片,包括永和國小以前就(溪洲公學校),四號公園的月台早期可能很簡單,現在都整修得很完整,我們又辦了一個新舊永和圖像展,這個過程你會發現在相片前面會站著許多民眾,會圍著相片看,像鴻源戲院勾起老一輩共同的記憶,讓新舊永和從相片中有一個明顯的對照,同時也喚起民眾心中的另一種感動。

我們希望可以藉由這類活動,來對永和做一個包裝,包含做一些文創小贈品,如擦手機試鏡布,抽取式面紙用完後能變成筆筒,還將永和景點及沿革印製在文創品上,讓民眾能更了解永和的地方,預計美食永和系列活動,他說早期永和人是去台北上班、上學回來休息,我們就要去扭轉,這種舊有觀念就有市場,他有沒有東西,相對的對永和的了解並不是那麼深,永和也是一個大融爐,會及南北的人來此定居,希望藉由我們重新包裝過並賦予它新生命。

學童營養衛生安全不容忽視

議員羅文崇說,所以對於教育這個面向,其實我們也特別注意,對於學生的營養午餐特別注重,由其營養師的部分,按照學校衛生法第二十三條規定,高級中等以下學校班級數未達四十班者,應置護理人員一人;四十班以上者,至少應置護理人員二人,對於鄰近的的班級,在質詢時發現,我們學校配置的營養師編制偏低。那當然我們用餐從傳統用餐升級到二零零,這個愛心蔬菜一再升級嗎?但不管怎麼升級,他舉例,暫時為台中的人口比我們少,我們發現這個配置不足,新北市持續推動飲食教育扎根計畫,在健康飲食教育方面,於二○一一年就領先全國推出「有機蔬菜計畫」,更於二○一四年升級轉型為「安心蔬菜4+1計畫」,目前針對學校營養午餐,提供每週一天有機、四天產銷履歷蔬菜,藉由多方的把關與認證,為學童飲食健康把關,透過飲食教育扎根計畫,逐步引導孩子,從產地到餐桌、從飲食衛生到用餐禮儀、從飲食特色到異國文化,建構扎實完整的飲食教育,但不管怎麼升級,學童營養衛生安全才是我們最重視的。

街頭藝人是城市美學

新北市議員羅文崇在質詢表示,各地方政府被稱為「街頭藝人證照」的街頭藝人認證制度,屢遭外界質疑專業性不足,街頭藝人是城市美學,日前因街頭藝人明年改為登記制審查制,他提出相當的見解,行政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北市府要求街頭藝人需要審議才能從業限制人民自己選擇職業權利,他說評審的專業度不夠?同時加強評審的專業度,增加評審人員,放寬評審標準都行,應該全然採取登記制,前年有一個樂團報考台北市街頭藝人審查未通過而打行政訴訟,行政法院認為街頭藝人署於職業自由不須審查,其實早在台南和基隆基於尊重職業自由和發展文化的立場,街頭藝人早就不採專家審查改採登記制,新北可望也會改為登記制,希望新北市提供給街頭藝人更多的展演空間,像是我們與台北、基隆、桃園研議互惠互利的街頭藝人合作方案,但擔心的是新北市的街頭藝人數目、上百個展演場地都是這幾個縣市最多,現在疫情影響感受不到衝擊,未來要如何在「互惠互利」的情況下,保障新北市街頭藝人的工作機會。

街頭藝人於展演時皆須準備登記證,去年曾有一位領有新北市街頭藝人登記證的視障朋友於台北市騎樓表演手風琴,結果遭台北市警方開罰一五○○元,相信如果是這個情況對方又是視障朋友,新北市警方只改以勸導代替開罰,我們如果開放北基桃的街頭藝人來新北市展演,對於違規的查察有沒有建立一套同樣的標準保障新北市街頭藝人到外地展演的保障。

過去文化局為了維持街頭藝人的品質,所以聘請專家採取審查制,以去年來說報名考照的藝人為六八七組是近三年最高,但率取率僅二十四.三%是近三年最低,可以預測一旦改採登記制,新北市街頭藝人的數量可能瞬間暴增五倍,我們各熱門場地如淡水到時候會不會出現暴量的情形,面對可能暴增四倍的業務量,希望文化局未來能增派人手,旯服務我們更多的街頭藝人。

過去街頭藝人專家審查制被認為太過嚴格,改成登記制又怕擔心品質不一,所以他建議政府應每兩年也要求街頭藝人換證一次,並在換證時提供展演成果、心得感想和建議,未來這個部份會不會繼續實施,或改以其他方法來兼顧品質,街頭藝人朋友們最關心的還是收費問題,過去我們定有展演許可審查及發證收費標準以聘請專家學者為由向所有報名者收取報名費,現在改為登記制不需要專家學者審核,我們未來新北市街頭藝人登記是不是就可以改為免費。

維護正義義不容辭

新北市秀朗診所院長林義龍,涉嫌詐領健保遭羈押禁見,新北市議員羅文崇偕同多位診所前員工,站出來控訴林義龍除偽造不實病歷及檢查紀錄詐領健保,還苛扣員工薪水、要求超時工作,甚至以「心電圖儀器教學」的名義,對女員工性騷擾。

診所前員工莊小姐表示,到職第一天林義龍告知她要進行員工健康檢查,她不以為意就交出健保卡,沒想到事後發現被註記「糖尿病」還開立處方,才發現林義龍偽造不實病歷詐領健保費,因此向健保署舉發。

診所前員工林小姐表示,就職期間林義龍曾跟她說「護理師不能不會操作心電圖儀器」,以教學為由,要求她下班後單獨留下,還刻意把鏡頭移開,在替她貼檢測貼片時碰觸她的胸部,讓她感到非常害怕,也覺得很不舒服。

另一名診所前員工吳小姐表示,過去在職期間被要求超時工作、被苛扣加班費,除此之外林義龍也曾對她毛手毛腳,有意無意的搭肩、摸臀等肢體動作,並常常要求員工將監視錄影器轉向牆面,有天還要她單獨留下來加班,在只有兩人的狀況下拉下鐵門,讓她嚇到躲在櫃台,直到天亮早班同事來才解圍,為此她告上勞工局,卻也因為這樣,惹來林義龍的不滿及報復。

診所前護理長B小姐表示,當時因為離職員工檢舉性騷擾案件,林義龍為規避勞工局及健保局的檢查,要求她做假資料,但是她沒有答應。還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要求到會議室拍照,事後才知道這是要應付主管機關稽查的資料,甚至還找當天來面試的人一起參與,隨後還要求她代表診所出庭,覺得十分誇張,認為這個環境不宜久待,所以任職一個月後提出離職,沒想到離職只拿到約定薪水的一半。

新北市議員羅文崇表示,服務處陸續收到陳情案件,便召集受害者蒐集證據希望可以為受害者討公道,這段期間配合刑事局搜查不便公開,新聞曝光後,便陪同受害者一同站出來,希望藉由媒體的報導,讓不良診所可以被懲處,也避免更多人受害。